游戏

风灭乾坤 第三百六十三章 宁负己不负卿 二

2019-10-12 20:10: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风灭乾坤 第三百六十三章 宁负己不负卿 二

那时拓跋城危在旦夕,杨诗诗一人走上太行山,却不曾想路遇埋伏,险些真节不保,在她绝望之际风度挺身而出救下了她,并带着她一起去了风家。

可惜世事无常,满心以为救自己的人起码也是个少爷啥的,谁曾想她大失所望,风度是少爷不假,但却是一个无权无势的风家废物少爷,一向自持骄纵的杨大小姐一下子便对风度死心,她在心里将风度放在了一个恩人的位置上,也仅此而已。

那日,她正在院中舞剑,不曾想风度会呆呆地找来,她从其眼中就看出了那份情感,她感恩于他的救命之恩,但是却没有了那一份以身相许的情怀,理由是在她心里风度配不上她。

谁曾想,风度表达感情的时候竟然那么过激,将自己的初吻给夺走了,她一气之下便扇了他一巴掌,其实她当时的内心是很羞涩的,未经世事的她因此便将风度标记为了心里的污点,并且发誓再也不会和其有联系。

而风度则是因为次表白的失落陷入了无尽的悲伤之中......

感情就是如此奇妙,本该在一起的人当时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而形同陌路,而不该走到一起的却阴差阳错凑成一组。

风笑出现了,风笑的形象太接近于少女心中的白马王子了,有权有势相貌堂堂,并且还有一身不凡的武艺和高雅的才情,再加上风笑死缠烂打的追求,杨诗诗的心便跟着其走了,这一走便再也无法回头。

恋爱中的甜蜜,婚后的幸福时光,杨诗诗每次回忆起来都情不自禁的潸然落泪,风笑带给她一段难忘的回忆,同时也带给她永生难以面对的耻辱,当她被岳家大少当众玩弄的时候,当她幻想着丈夫会不顾一切冲出来救自己的时候,当她期盼着哪怕是和丈夫一起死去......

可是没有,风笑胆怯的站在旁边看着她被岳家大少玩弄,看着她受尽身为女人一辈子无法面对的耻辱!那一刻的杨诗诗几乎想要马上自杀!可是她不是亲生的女孩,就算再大的打击和迫害也无法阻挡她的继续生活下去的勇气,因为她还有亲人,她还有自己的武学梦想。杨诗诗是一个骄傲的女子,因为风笑而变成了一副沉默寡言的样子,自从后来回到杨家之后她便很少言语。

当然杨诗诗之后的遭遇风度毫不知情,自从他参加过杨诗诗的婚礼之后便彻底的心灰意冷,留下的只是那份开始的回忆以及深深的祝福。

风度在给杨诗诗疗伤的时候隐约探查到了她身体的秘密,她的身体竟然有那么多暗伤,而且这些暗伤会渐渐发展为一种阻碍其修为突破的桎梏,那样一来她的修为将永远停滞不前!到底是什么样的经历带给了她那么严重的伤,而且其内心深处竟然隐藏着真的自我,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她要自己讲真实的自己深深掩埋起来,用功力布下一层结界?

风度试图用灵魂之力去触碰那结界内的灵魂,那是属于杨诗诗真正的灵魂。

“诗诗,是我,还记得我么?”风度柔声说着,试图和杨诗诗的灵魂交流。

“你是谁?我不认识你,臭男人给我滚!给我滚!”

“诗诗,我是风度,是你风大哥啊!难道你不记得了么?”

“风度......风大哥?你是风大哥么?呜呜.....风大哥,我对不起你,真的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伤你的,实在是我怕你伤了他,都是我不对

,你的救命之恩只有来事再报了......”杨诗诗口中喃喃自语,语序错乱无章,但是风度还是听懂了她说的话,曾经心里的那一个疙瘩在这一刻悄然消逝了,他忽然发现自己当初说爱是那么的懵懂无知,因为爱并不是嘴上说出来那么简单,重要的是了解和理解。

风度从来都不曾了解杨诗诗是个什么样的女子,从来不曾想过杨诗诗要的是什么,他只是站在自己的角度去看待问题,从简单的相处以及样貌就去说爱情,想想真的有些可笑和愚昧,人家会答应了才怪了。

“诗诗,是我!风大哥不怪你,你做的事情都可以理解,你和风大哥聊聊天好不好?”风度想用一种融洽的方式和杨诗诗交流,并且逐步的了解她的经历。

杨诗诗封存在自己识海之中的真实自我感受到了风度的善意,并且开始和风度交流了起来,风度在慢慢引导着其释放出来,这样才能让昔日的杨诗诗重新活过来。

再与杨诗诗的交谈中风度得知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心中愤怒之情一发不可收拾,心中怒吼道:“风笑,如果再遇到我一定亲手结果了你!人渣!败类啊!”

诗诗是他心目中个女孩,那清纯美丽的外表是风度心中永远向往的情人,可是她不但没有得带幸福,反而毁在那个该死的风笑身上,这让他能不愤恨么?

回头看向杨诗诗现在,风度的眼中不再有恨,而是满满的柔情......是怜惜,亦是无奈......

风度一边用灵魂之力引导着杨诗诗找回自我,一边用风水净化之力驱除其体内的阴煞之气,杨诗诗的脸色越来越好看,而风度则是大汗淋漓,浑身都在颤抖着,显然是在强撑。

噗通一声,风度再也支持不住手松了下来一头撞在了杨诗诗的后背之上,连带着整个身体都靠了过去。

“诗诗!”忽然远处传来一声惊呼声传来,竟然是杨铁心先渊老一步找到了这里,恰好杨铁心就看到风度爬在杨诗诗背后,而且光着上身大汗淋漓的样子,作为父亲的他一眼就认定风度在玩弄他的女儿。

岂有此理!杨铁心提前长枪就想上去要了风度的脑袋,他实在是太气愤了,没想到刚认识的这个少年竟然趁人之危行那苟且之事,此人在慕华面前人模狗样,背地里却是这等人面兽心的小人,杨铁心一生为人正直,眼里容不得半点沙子,今天不将风度当场刺死难解其心头之恨!

“无耻小儿,受死!”杨铁心一枪直接挑向风度的脑袋。

风度为了救治杨诗诗此刻已经浑身无力,虽然头脑依稀清新可是却是无可奈何,他心里暗暗叫苦哇:“杨家主啊杨家主,你一来不问青红皂白就要取我的脑袋,我要是真死了可就是天下冤死鬼哇!”

眼看的枪尖就要刺中风度的头颅,还好渊老来得及时,远远一镰刀挡下了杨铁心这一枪,要不然可真就铸成大错了啊。

“哼,杨家主这是何意?我若晚来一步就要给少爷收尸了,此事你作何解释?”渊老满脸阴沉的可怕,他挡在风度身前死死地盯着杨铁心。

“我是何意?那风小子趁我女儿受伤之际强行霸占,事实摆在这里,还有什么可说?”杨铁心紧紧攥着长枪准备和渊老一战。

渊老眼神略微一扫,眉头不觉一皱,他心里暗骂:“少爷啊,你这做的也太明显了,难道你就不想想会有人赶来?”显然此时杨诗诗衣衫不整,风度衣衫破碎光着上身爬在杨诗诗背上,这明显就是缠绵之后的模样,让人误会也是情有可原。

“哼,不管如何,我家少爷就算真的和你家姑娘发生了什么,我相信他也是无心之举重在救人,你作为一家之主竟然不问青红皂白上来就杀,我渊某人岂能让你乱来!要杀就先过了我这一关!”渊老这番话讲得是义愤填膺,护主的阵仗做到了这个程度也是少有人比的啊。

“那我就先杀了你,再亲手了解了那个小畜生!”杨铁心对着渊老一枪击出,这一枪来势汹汹,一往无前。

渊老眉头紧皱,他其实很不想和这杨家主交手,毕竟没有什么仇怨,这件事可能还是一个误会,可是事情到了这个份上不出手就要等死了啊,于是渊老将心一横也豁出去了,打就打谁怕谁?

渊老手中的血红镰刀带起巨大的红色刀芒朝着杨铁心呼啸而去,镰刀和长枪相撞,大地为之一颤,两人又再次出招,一时间刀来枪往打成一团。

杨铁心一手神枪绝技登峰造极,他的枪势可以限制渊老的行动速度,这让渊老顿感压力,这枪法太过于刁钻毒辣,难怪人们都称其为枪神,不交手不知道,一交手竟然发现这么难缠。

好在渊老不是普通人,论起打斗经验他比杨铁心只多不少,他可是活了千年的老家伙,就算杨铁心如何厉害也休想给他造成致命的打击。

渊老的死亡镰刀收割的灵魂可是不计其数,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这杨家主要是不识好歹的死缠烂打,他不管三七二十一真还就要一刀带走了他,管不了那么多,他率先出手杀向自己,还不让自己反杀了么?天下间哪有这样的事情。

张家口白癜风好的医院
海口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衢州治疗牛皮癣费用
张家口白癜风医院
海口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