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生

鹤舞月明 第九八九章 适逢其会

2020-01-16 23:31:0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鹤舞月明 第九八九章 适逢其会

第九八九章适逢其会

“呵呵,朱道友在无涯海奇袭银盆岛,伏击大黄蜂号,后来不惜自降修为,潜入流星城近百年,想不到小时候也和普通人差不多,凤元老听説过天星海蓝冰岛吧?”

“胆小如鼠!这是説朱玉北?嘿嘿,他要是胆子小,这世界就没有一个胆大之人了。”

木难儿静静的听凤如山胡説八道了大半天,对他言语中明显的夸大其词,根本懒得理会,微微一笑,好像不在意的随口问道。

朱玉北的胆子,在凤如山看来,并不算大,也只是比他自己大一diǎn而已,他拿不准木家,或者説是木难儿,对朱玉北的态度,就不肯多説朱玉北的近况,只好谈谈朱玉北在新叶城“胆小如鼠”的旧事。

凤如山对这些旧事当然熟悉至极,至于中间有没有张冠李戴之为,反正朱玉北不在,凤如山也不怕穿帮,其实就算朱玉北就在旁边,凤如山也不怕。

有很多“怕死”的往事,他自己也分不清,是朱玉北所为,还是他的主意,想来朱玉北也是稀里糊涂。

凤如山虽然口才一般,算不得健谈,但东拉西扯的説些没用废话,却是一把好手,不过要是有木家子弟在旁边,一定会大呼看不懂。

木难儿的耐心,并不好,她会安心的听一个炼气期小修士胡闹的故事,而且明显是不靠谱的传説,传出去,没有一个木家子弟会相信。

“蓝冰岛?木将军有何指教?”

“木家怎么会知道蓝冰岛的事?木难儿此时説起,是什么意思?威胁我吗?”

凤如山心中暗暗警惕。

天星海蓝冰岛击杀木启明之役,中间颇历凶险,至今仙府中还有几只玉罗蜂,而且小红的玉火魔灵蜂前几天刚刚大显身手,凤如山自然是印象深刻。

木启明,也是木家子弟。

不过他倒不担心木难儿,或者説木家,在飞虎山据diǎn内向自己动手,不要説当年之事,他并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就算有些上不得台面的小手段,事情已经过去了百年之久,为了一名金丹,而明目张胆的袭杀一名净魂卫元老,木家,还没有这么脑残。

他只是疑惑,木家,是怎么知道这回事的,木难儿此时提起,又居心何在。

“呵呵,凤元老多虑了。木炎并不是一个很好听的名字,我闻名已久,今日始得一见真容,凤元老人中英杰,确实没让我失望。朱玉北道友,我只是想亲自向他请教几个疑虑,往事已矣,当年的事,木家,已经没有人想再提起,近百年来风吹雨打,木家,也已经不再是当初的木家了,朱玉北道友,只是适逢其会,……。”

木难儿提到朱玉北的名字,有一丝微微的不自然。

在流星城之战中,木家不仅端的战力木不平、木不愚兄弟双双重伤,因伤羽化,更是损失了大量的中坚力量,元气大损,从此一蹶不振,沦为晓日宗内的二流家族。

夜星城之失和无涯海之败,是木家走向衰落的开始,就是以此为标志,木家开始走下坡路,慢慢积累下来,致有后来流星城之灾。后面成长起来的新一辈木家掌权者,自然要对此详加研析。

无涯海之战,朱玉北肯定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名字,作为另一名当事者,朱玉北直接的对手木难儿,从小就被视为木家的天才,被称为木家三杰之一,木家历史上天才的战将,没有之一。无涯海之战中,她先是被朱玉北奇袭银盆岛,致双方攻守易势,后又被朱玉北伏击大黄蜂号,致战局一不可收拾,可谓完败,这是她迄今为止的一场败仗,木难儿对此念念不忘,甚至已经成了她的一个心魔。

至于木炎这个名字,却是来自于血月联盟。

当年的夜星城之役,是血月联盟的经典战例,事过境迁,其中的细节,慢慢也就不再成其为秘密,岐山境散修木炎,也渐渐为有心人所知,而御兽修士木炎,也曾经和傀儡师沙曼天,同一时间活跃在流星城,有了这样的认识,再加上其他的种种迹象,木家判断出木炎就是凤如山,当然不是什么多难的事。

木难儿并没有详细解释其中的细节,也没必要,她此时提蓝冰岛,不过是因为凤如山在朱玉北近况上太过守口如瓶,她略略表达一下不满,同时也再次隐晦的强调,对当年的事,木家,是真的彻底放手了。

她相信凤如山能够感受到、也能理解现今木家对凤鸣宗的善意,木家能和凤如山化敌为友,自然也不会对朱玉北念念不忘。説穿了,朱玉北和凤如山,都不是木家衰微的根本原因,木家的败落,核心的,还是木家自己出了问题。

至于木难儿个人对朱玉北古怪的“惦记”,这个,就更没办法向凤如山解释了。

事实上,木难儿结婴之时的心魔劫,就是朱玉北这个她从没见过一面的野路子战将,至于她怎么度过的心魔劫,她自己现在想起来都面红耳赤,连对她亲密的侍女,也羞于启口,木难儿,当然万万不肯告诉凤如山。

“老朱这家伙忙得很,我也很久没见过他了,等他来了迷月城,我会向他转告木将军的问候,乌巢仓库,……。”

“适逢其会?请教疑虑?木家有人还在惦记着老朱,倒是要提醒他一声。天河军真来了乌林境,要是老朱碰上木难儿,需要两人联手作战,不知道老朱会怎么想,嘿嘿,真是沧田桑海啊!”

凤如山放下心来。

蓝冰岛之战,凤如山确实是适逢其会,相信木家也能查明这一diǎn,他相信木家不致于为木启明之死而大动干戈,至于朱玉北是不是“适逢其会”,凤如山就不担心了,碧水门,会有自己的安排。

至于木难儿的疑虑,就更和凤如山无关。

对战将的那一套,他不熟悉。

“呵呵,乌巢仓库设施简陋,防守不易,凤道友要是不怕风险,可以考虑加强一下周围几个炮台的防守,……。”

“朱玉北这个混蛋,认识的狐朋狗友也都是混蛋!”

木难儿无法形容现在自己的心情。

无涯海之战,是她的一场失败,而且是惨败,事后她不知推演了多少遍,所有的细节,都被她一diǎn一滴的收集起来,反复的推敲,她孜孜不倦的研究无涯海之战,也源源不断的从中汲取经验和体悟,对战将的理解,借此上了一个台阶,事实上,无涯海之败,是她晋阶黄金战将,并顺而结婴的契机。

无涯海之战中战略战术上的得失,她已经了然于胸,化为自己对修行的理解,深深的融入了自己的修炼之道,但朱玉北这个“混蛋”,这个野路子出身的战将,何以当初会有如此惊艳的神来之笔,她仍然想不明白。

也许是她不愿意去想明白。

她想有一天亲口问问朱玉北。

但可惜,让木难儿万万想不到的是,这个她从没谋面的“想不明白”的男人,却和无涯海之战一起,同样在她的心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而且,越来越牢不可破,挥之不去。

作为木家耀眼的天才,木难儿的身边,从小就追求者甚众,其中不乏各大dǐng级宗豪族的精英弟子,他们温文尔雅,他们才华横溢,他们言行举止,没有一丝可以挑剔之处,不过无涯海大战之前,木难儿是专心于修炼,无心与此,她也想给自己留出足够的时间慢慢挑选,而无涯海大战之后,无论是再的追求者,她都会不由自主的拿他们去和那个没见过面“乡巴佬”相比,问自己一个无解的问题:他,能做出“乡巴佬朱玉北”在无涯海做过的事吗?

这样的问题,当然是没有答案的,但木难儿心里清楚,其实,它又是有答案的,答案早就有了,不过是埋在她内心的深处,成了她的心魔罢了。

成了木难儿心魔的朱玉北,毋庸置疑肯定是混蛋一个,而凤如山只肯等朱玉北“来了迷月城”才转告自己的问候。而不是马上通知朱玉北,当然,也是一个混蛋。

不过,尽管凤如山是混蛋,木难儿,仍然希望和他谈谈朱玉北,也希望凤鸣宗在乌巢仓库打一场漂亮的保卫战。

所谓爱屋及乌,爱混蛋,也及混蛋吧。

“木难儿也赞成加强周围炮台的防守?不会是受了老朱的传染吧。嘿嘿,她就这轻飘飘的放过了老朱?木难儿不愧是黄金战将,杀伐果断,至少比,嗯,比小红干脆多了。如果整个木家都和木难儿一样拿得起放得下,未使没有重新崛起的一天。”

凤如山静静的听木难儿diǎn评乌巢仓库的形势,一个字也不肯漏掉。对木难儿,或者説是木家新一代掌权者的行事风格,他心里很欣慰。

木难儿的战将水平到底怎样,他自然无权置评,但木难儿是货真价实的黄金战将,她的片言只语,对初出茅庐的司马闻达,和才气平平的贺柏煌,也许,都是至关重要的,他不指望木难儿字字珠玑,但总会有些借鉴作用吧。

乌巢仓库,需要借助一切能够借助的力量。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网上预约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电话预约
贵州治癫痫病哪家好
深圳治白癜风费用
郑州哪家治男科医院好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