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生

苍龙 第八百七十五章 蛮龙部的骄傲

2020-01-16 19:44: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苍龙 第八百七十五章 蛮龙部的骄傲

虽说古海歌消耗颇大,一身实力恐怕十不存一,可蛮石却是身受重创,已然强弩之末,他想要做出反抗,都已经力不从心。

被古海歌踩在脚下,蛮石犹如被万箭穿心一样,如此奇耻大辱,简直比杀了他还要让他难受。

“有种你就杀了老子,想让老子投降,你做梦!”蛮石怒吼着,他无法接受自己战败这个事实。

蛮石是高傲的,曾经的他是天之骄子,站立在神坛之上,俯视芸芸众生,可是今天却被古海歌打落神坛,被无情践踏,这种打击让他痛不欲生。

所以蛮石宁愿死,也不投降,死亡至少还能让他保留一些尊严,而活着却要遭受无尽的冷眼,他无法承受这份屈辱。

“呵呵,我就不信你的骨头有这么硬!”古海歌轻笑一声,另外一只脚猛地践踏在蛮石的一只手臂之上,可怕的力量直接将蛮石手骨踩得粉碎,剧烈的疼痛使得蛮石口中顿时发出一声哀嚎。

“该死的,你有种杀了我!”蛮石怒吼着,他没有求饶,他真的已经丢不起那个人。

“我折磨人的手段多着呢,希望你可以一直坚持下去。”古海歌无视蛮石的咒骂,又是一脚踹在他的胸膛之上。

古海歌想要获得胜利只有两个方法,要么蛮石认输,要么杀死蛮石,可是眼下蛮石为了颜面死拒不认输,而古海歌因为心有顾忌又不能真的将之击杀,只能用这样办法折磨他,他相信蛮石终肯定会承受不住的。

而此时的蛮石,早已力量枯竭,如何能够是古海歌的对手,只能被动承受着这无边的折磨。他气得发狂,可是又无可奈何。

看着眼前这一幕,无数人倒吸一口凉气,他们下意识的将目光转向蛮龙部,想要看看蛮龙部诸强的反应。尤其是沧浪部的那些强者,一个个脸都绿了,本来古海歌胜利应该是让他们欢呼雀跃的,但关键在于古海歌现在虐待的人是蛮石,而蛮石那可是整个蛮龙部重点培养的天才弟子。

众目睽睽之下古海歌却虐打蛮石,这是对蛮龙部的羞辱,此仇已结,他们沧浪部未来堪忧。

“这个小子实在该死,让我去杀了他,为蛮石报仇!”

“酋长,让我带人去灭了沧浪部,让所有人知道,我们蛮龙部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欺侮的。”

“杀了那小子,灭掉沧浪部!”

诸多蛮龙部强者被古海歌的行为激怒,他们一个个怒不可遏,主动请缨灭掉沧浪部和古海歌。

“都给我安静,胜败乃兵家常事,莫要让神火部和冥月部看了笑话。”蛮霸道尚未开口,蛮天龙已经开口呵斥起来。

感觉到蛮天龙的不满,那些叫嚣的蛮龙部强者立刻偃旗息鼓,鸦雀无声。在蛮龙部之中,神龙祭祀蛮天龙拥有着无上权威,他的话无人敢反驳,没有人敢违逆他的意思。

“大祭司,难道咱们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蛮石在哪里受辱而无动于衷?”蛮霸道阴沉着脸问道,此时的他心中同样积攒着一股戾气,如果不是因为神火部的掣肘,他已经大开杀戒。

“蛮石年纪轻轻,虽说天赋,但是他太过骄横跋扈,这样的心态想要成为强者,根本就是痴心妄想。原本我就不希望他取得胜利,现在他败了正合我意。这样一来就可以让他明白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这对于他乃是不可多得的一次磨砺,他如果能够从这次打击之中振作起来,就会从顽石蜕变成百炼精钢,以后成就不可限量,如果不能明悟我的用意,那便失去培养的价值,与其耗尽资源培养一个废物,不如早点清理出去。”

蛮天龙声音平静的说道,竟然没有丝毫愤怒。

“大祭司高瞻远瞩,我等不及也。”听闻蛮天龙所言,蛮霸道顿时流露出钦佩之色。

果然应了那句话,姜还是老的辣,他们这些人都在因为蛮石受到侮辱而动怒的时候,蛮天龙却已经想到了他们所不曾触及的方面,这一点,即使是他蛮霸道都拍马不及。

而蛮龙部诸人的对话并未做隐瞒,其他人也是听得一清二楚。

神火部的火刑山,冥月部的月凤天都流露出沉思之色,显然被蛮天龙的话触动。

“这老狐狸。”回头看了一眼蛮天龙,火炎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

而位于观礼台休息区的张宇同样将这一切尽收眼底,虽说双方不在一个阵营,但是他也不得承认蛮天龙确实让人佩服。

古海歌依旧在旁若无人的虐待着蛮石,蛮石的四肢已经全部粉碎,整个人如同烂泥一样瘫软在粉尘之中,凄惨模样,让人不禁生出一股怜悯,不过眼看蛮石就是不肯认输,古海歌下手也没有丝毫留情。

另外一个擂台之上,因为古海歌与蛮石两人之间爆发出的恐怖力量战斗曾一度出现中断,他们两人也被深深震慑住了,不过当战斗明朗的那一刻,他们的战斗便再次恢复。

毫无疑问,月焰乾实力要更胜一筹,在他的攻击之下,蛮玄空身上已经伤痕累累,距离战败也不过咫尺之间。

感觉到身体不断传来的虚弱之感,蛮玄空知道自己已经无力回天,虽然他很想要战胜月焰乾,为蛮龙部拉回一局,但显然他并不具备那种能力。

眼下再继续战斗下去已经没有意义,蛮玄空已经准备罢战投降。

然而他的意图还是却被月焰乾发现,月焰乾眼中骤然闪过一丝寒光,不久之前他们冥月部的月景峰被蛮石所废的场景可还历历在目,他要复仇!

“暗夜凌空,死亡之咒!”

突然间,虚空震荡不休,碎裂开一道道纵横交错的漆黑裂纹,无尽的黑暗力量从这些裂纹之中喷涌而出,仿佛墨汁滴落水池一样,月焰乾等人所在虚空直接化为无尽的漆黑。

没有强大的恐怖波动,也没有雷鸣闪电的轰鸣,但是那无尽的漆黑,却让人忍不住心神战栗,生出一种被世界抛弃的孤独寂寥,仿佛生命已经变得没有意义。

“束缚,黑暗咒杀!”月焰乾暴喝一声,手指向前一点,那无尽的漆黑便化为没有实体的阴魂厉鬼,张牙舞爪的向着蛮玄空激射而去。

纯粹的黑暗之力似虚似实,缠绕在蛮玄空的身上之后,任凭蛮玄空如何挣扎,都无法从中挣脱出去,而且那股黑暗力量越来越强,将他的身子一点点的束缚,让他想要开口认输都变成了奢望。

死亡弥漫于蛮玄空的灵魂之上,随着他每一次挣扎,越来越多漆黑如墨的黑暗之力侵染到他的四肢百骸。

黑暗代表着死亡与腐朽,在月焰乾黑暗奥义的爆发之下,蛮玄空已经被宣判死亡,他的生命一点点的枯竭,鲜红的血肉一点点变成了黑水一样,身躯之上的血肉一点点的腐朽,散发出阵阵恶臭。

“啊,我不要死!”蛮玄空口中突然发出一声凄厉惨叫,他的头发迅速脱落,容颜迅速老区,时间在他的身上仿佛加速千万倍一样,一瞬万年,眨眼的功夫便从青葱少年化为耄耋老者,浓郁的死亡气息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他生命所剩已然无多。

“焰乾,上天有好生之德,留他一条小命。”观礼台上,月姬大声喊道。

在她看来,废掉蛮玄空,让蛮玄空成为一个半死不活的废物显然要比直接杀他了更让自己解气。

“是。”月焰乾回应一声,指尖接连打出数道法诀,这才让虚空这种弥漫的那种黑暗之力削减下来。

“我认输!”蛮玄空可没有蛮石那般硬骨头,他生恐月焰乾改变主意,所在在黑暗之力放弃对于束缚的瞬间,便开口认输。

“废物。”看着那一声生机尽数消散的蛮玄空,蛮霸道脸上顿时闪过一丝厌恶。

如果蛮玄空可以死不认输,那就算被杀了,他们也可以为之讨回公道,但是他却为了活命抛弃了蛮龙部的荣誉,这样的人留之反倒是一种耻辱。

“酋长,救我。”蛮玄空拖着被耗尽生机的身躯,用尽全身力量终于回到蛮龙部所在,他不想死,而如今他活着的希望便是蛮霸道等人。

“酋长,蛮玄空为我蛮龙部抹黑,我恳求将之抹杀。”

“我同意。”

“我也同意。”

然而就在此时,一名名蛮龙部强者全都开口,他们不是为蛮玄空求情,反倒是请求将之击杀。

“酋长,我错了,我给蛮龙部丢人了,但求您能够开一面饶我不死。”蛮玄空身子一震,连忙跪倒在地向着蛮霸道求起情来。

“如果你还有一点身为蛮龙部的尊严与骄傲,自己动手了断,我会你让你死后进入祖祠,如果不然,你就算是死了,也只能做那孤魂野鬼,不被我蛮龙部诸多先祖所原谅。”蛮天龙看了一眼蛮玄空,淡淡的说道。

听闻蛮天龙所言,蛮玄空心中顿时只剩下绝望,他面如死灰,在诸多蛮龙部强者身上扫过一遍之后,凄然道:“蛮玄空愧对蛮龙部,愿意以一死洗刷给部落造成的耻辱!”

话音刚落,蛮玄空便是一掌拍向自己的天灵,自裁当场!

沧州市中西医结合医院东院区怎么样
陕西省康复医院怎么样
贵阳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好
昆明市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西安治疗龟头炎方法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