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

天骄战纪全文阅读

2019-07-27 04:58:0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宫主有请?    聂倾容和冷清雪对视一眼,皆心中凛然,预感到有些不对劲。    “永非渡,我问你,你师尊年云景现如今究竟是死是活?”聂倾容眼神冰冷。    那风度翩翩的男子正是两仪学宫的副宫主之一永非渡,闻言不禁笑道:“这件事,你待会去问宫主不就知道了?”    他眸子不着痕迹地扫了聂倾容那曼妙傲人的身段一眼,心中一阵燥热。    按理说,以他如今的境界,早可以斩掉心中欲念,可面对聂倾容时,他却极少能控制自己那疯狂般的占有欲望。    对他这等存在而言,早已见惯这世间绝色佳丽,但真正能够入得了他法眼的,也只有和他一样境界的美人。    不谈其他,聂倾容就凭她那祖境的道行,已足够让他产生强烈的征服欲望,更何况,聂倾容还是一位十足十的绝世尤物,这更坚定了永非渡的一些非分想法。    搁在以前,他还不敢这般妄想,可如今……    不一样了!    永非渡的目光虽不着痕迹,可还是被聂倾容捕捉在眼底,心中涌起说不出的厌恶,道:“年云景大人乃是你的师尊,你却竟不管不问,就不担心以后遭到报应?”    永非渡不以为然地笑了笑,道:“什么报应不报应,我根本不在意,宫主还在两仪大殿等候,两位是不是该动身了?”    “姐姐……”冷清雪刚要说什么。    聂倾容打断道:“清雪,既然宫主有请,咱们就去见一见他,顺便问一问年云景大人的事情。”    冷清雪嗯了一声。    永非渡笑吟吟做出一个请的动作:“两位请。”    ……    两仪大殿。    游千横独自一人坐在中央主座上,正在打量一副破旧古老的秘图。    他身姿雄峻,长发垂落,面容俊美如青年,即便随意坐着,却如龙盘虎踞,有着一股无形的迫人威势。    “宫主,两位副宫主来了。”    大殿外,响起永非渡的声音。    紧跟着,他和聂倾容、冷清雪的身影,就走进了大殿。    中央主座上,游千横将手中秘图收起,抬头望过去,眸子中带着冷厉和淡漠之色,道:“这次请两位前来,只为一件事。”    聂倾容神色冷峭而平静,道:“在谈事情前,我能否问宫主一句,年云景大人如今是死是活?”    游千横皱眉,不悦道:“提这个老匹夫作甚?不过,既然你问了,我就告诉你,他已经死了。”    “死了!?”    聂倾容和冷清雪皆是一惊,脸色微变,这个噩耗令他们猝不及防,一时无法接受。    “本座得到消息,他私下里和冰临学宫的人相互勾结,试图对本座不利,似这等居心叵测的老贼,留之何用?”    游千横声音淡漠。    “你……怎么可以这样?”冷清雪愤怒,清澈的眸充斥寒意。    “我身为宫主,为两仪学宫铲除叛徒,乃是天经地义之事,还由不得你一个副宫主来质疑!”    游千横冷哼。    聂倾容稳了稳心神,示意冷清雪莫要轻举妄动,这才说道:“那这次宫主召集我二人前来,又是为了何事?”    游千横敲了敲椅背,目光看向站在大殿一侧的永非渡,道:“你来说。”    “是!”    永非渡当即站出身来,笑吟吟看着聂倾容和冷清雪,道:“宫主决定更换新的副宫主,也就是说,两位从今日起,就不再担任副宫主职位了。”    聂倾容、冷清雪心中皆是一沉。    永非渡继续道:“不过,宫主念在以往情面上,可以给两位一个机会,只要你们选择投诚,拜在宫主麾下,这两仪学宫,以后还有两位的一席之地。”    聂倾容怒极而笑:“我们若不答应呢?”    永非渡眼神已不再掩饰自己那炙热的占有欲望,肆无忌惮地盯在聂倾容身上,道:    “那……年云景老贼就是你们的前车之鉴,当然,你们若是被镇压,我还是会跟宫主求情的,毕竟,像你们这般娇滴滴的美人,能够证道为祖可很不容易,若是杀了,可就太让人心疼了。”    “你找死!”    冷清雪眸子中尽是彻骨寒意,俏脸上杀机萦绕。    聂倾容道:“你们就不担心贺家、洪家知晓此事,拿你们问罪?”    两仪学宫背后,站着祝、洪、贺三大不朽帝族,彼此之间相互制衡,一般情况下,没人敢撕破脸交恶。    却见永非渡不禁嗤笑:“忘了告诉你们,祝家在前不久,刚从一处禁忌般的秘境中,夺得了一股天阶秩序力量,用不了多久,就会从第六天域迁移到第七天域中扎根,你觉得在这等情况下,洪家、贺家会因为你们两个的死,跟祝家交恶吗?”    聂倾容彻底色变,终于明白,为何游千横、永非渡敢这般有恃无恐了,原来竟是因为祝家早已今非昔比了!    “姐姐,我宁死也不会臣服的。”旁边的冷清雪一字一顿道。    “不知好歹!”    永非渡冷哼,“以往那些年,有年云景这老贼庇护你,才让你能够一心修道,不理世事纷争,可如今,年云景老贼已死,你就是想死也不可能,必须臣服!”    “你算个什么东西,若我和清雪拼死一战,信不信就是游千横,也救不了你?”聂倾容眼神冷厉。    一句话,让永非渡脸色微变,道:“你们两个可考虑要这么做?”    聂倾容不再理会他,将目光看向游千横,道:“这么说,我两人不答应此事,今日就无法离开此地了?”    游千横轻叹:“两位这又是何苦?我是真不想让两位也步入年云景老贼的后尘啊。”    聂倾容冷笑,道:“一个问题,是否是你将我的行踪泄露给冰临学宫的?”    游千横瞳孔一凝,旋即就面无表情道:“可笑,我身为两仪学宫宫主,焉可能做出这等事情?”    说着,他猛地长身而起,眸子神芒涌动,扫视聂倾容、冷清雪,道:“我只问一句,两位主意已决?”    聂倾容和冷清雪对视一眼。    唰!唰!    几乎时间,两人转身,凭空消失,朝大殿外冲去。    “进了此殿,还逃得了吗……”游千横唇角泛起讥笑。    轰!    殿宇大门附近,猛地涌现出一层可怖的秩序光幕,犹如天堑般挡在那,聂倾容、冷清雪的身影踉跄从虚空走出,被阻挡在那。    两人的心顿时跌入谷底。    原本,他们已有所筹备和警惕,打算找机会将游千横引出两仪学宫,到那时,再凭借林寻的力量,便可将游千横解决。    可哪曾想,游千横的杀机竟来的如此之快!    若早知这次前来,就将面临这样的处境,她们断不可能答应了。    可现在后悔,已明显晚了。    “哈哈哈,聂倾容、冷清雪,你们还是乖乖束手就擒吧,在这里,宫主就是天,生杀予夺,由不得你们挣扎和抵抗!”    远处,永非渡放声大笑,眼神间充斥淫邪之色,恨不得现在就将聂倾容擒下,将其征服于自己身下。    “先杀了这卑劣无耻的东西!”    聂倾容抬手间,一道雪白的飞刀掠出,斩向永非渡。    “去!”    冷清雪粉润的唇轻吐,锵的一声,一枚流光溢彩的飞梭冲出,就像一道绚烂的闪电,杀伐气惊世。    永非渡肆意大笑,根本不对抗,远远避开。    轰!    一股恐怖的青色秩序力量涌现,化作一张光雨璀璨的大网,那雪白飞刀和绚烂飞梭皆在瞬间停滞,被镇压在大网中,嗡嗡哀鸣,无法动弹。    同一时间,那青色秩序力量压迫之下,聂倾容和冷清雪的身影直接遭受到了禁锢,空有一身祖境道行,也是无法动弹一根手指头。    两者皆不禁露出绝望之色。    这就是秩序力量,哪怕只是地阶三品,也根本不是她们这等帝祖可以去对抗的。    而执掌秩序力量的游千横,简直就如上苍霸主!    “两位,现在你们就是想自杀殉道都不行了,哈哈哈哈……”    永非渡大笑,肆无忌惮,眼神直勾勾地盯在聂倾容身上,舔着唇说道,“宫主,就将聂倾容交给属下吧,属下保证,将她调教得千依百顺,服服帖帖,再无二心!”    “你……”    聂倾容羞愤欲死,丹凤眸中直欲喷火,可任凭她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    “我将她们都交给你来降服,记住,我要的是忠心。”    游千横眼神冷酷,淡漠无情。    永非渡大喜过望,道:“必不让宫主失望!”    说着,他已禁不住朝聂倾容走去,这个绝世尤物简直就成了他的心魔,眼下终于能得到手,内心的亢奋和燥热可想而知有多炽盛。    “美人,我会好好疼你们的。”    永非渡说着,就要将被禁锢的聂倾容和冷清雪带走。    就在此时    一道淡然的声音倏尔在大殿外响起:“是不是……得意的太早了?”    永非渡一愣。    本已绝望,羞愤无比的的聂倾容、冷清雪二人则露出惊喜之色,是他!    游千横皱了皱眉,眸子霍然看向大殿外,道:“何方鼠辈,竟敢擅自潜入我两仪学宫!?”    话音还未落下,就见一道峻拔的身影,施施然从大殿外走进,一袭月白衣衫,面庞清俊。    正是林寻。        PS:先来个2连更,晚上6点左右争取再来个2连更,求保底月票!!!!        

北海的医院治疗白癜风
黄石治疗牛皮癣研究院
秦皇岛治牛皮癣专科研究院哪好
襄樊好的治疗癫痫病医院
阳泉牛皮癣研究院在

下一篇:流年不羁乱情深1

上一篇:破宇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