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

异界研究员

2019-07-26 07:05: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丹鼎阁,武安外院三大禁地之一,作为院俸下发的丹药全部出自此处。不过跟镇御阁的情况一样,这里只有一位人尊境镇守。丹鼎阁长老,汪伦。在外院三大人尊当中,汪伦的实力弱,但导师和院生们却对他为尊敬。因为汪伦,是一名丹士。要想成为丹士,代表人尊境的50段战气只是门槛之一。除此之外,还要修习五行功法。不论哪一种功法,都有自己的属xing。比如镇御阁长老李长风,修习的功夫就是注重jing神力修为。从武者境开始,每提升一个境界都要学习更高阶的功法。功法属xing相近甚至相同,对实力是一个良xing的增长。但若是属xing不同甚至相冲,对后期成长也是一个制约。而要想成为丹士,需要在不同境界的时候,分别修习金木水火土五种属xing功法。如此一来,只要想成为丹士,就注定无法登上强之巅。每一个成为丹士的人,都是有着大毅力大觉悟的猛士,值得所有人尊重。…………抬头望着牌匾上丹鼎阁三个大字,周远也有些激动。这里得有多少品级丹药啊,也不知道汪长老能不能让我“参观”一下。周远来这里的主要目的不是要战元丹,那玩意他随便炼。他想要的,是这丹鼎阁里的品级丹药。学堂关于丹药的书籍很多,但光凭那些资料就想研发品级丹药,难度还是很大。如果有一些实物,效率自然会事半功倍。只要想到丹鼎阁中的收藏,周远就会忍不住的流口水。“无耻,又想偷人家配方。”老猫清楚周远的想法,在脑海里突然冒出一句。周远大怒:“你懂个屁,我那叫借鉴研究,共同进步。”“院外何人?”一个苍老的声音突然在院内响起。周远连忙拱手道:“丁级院生周远,现已10段战气,特来向汪长老领取一枚战元丹,以助凝气旋,成武者境。”“进来吧。”伴随着那苍老的声音,院门打开。周远迈步走入。院子里看着很普通,几棵松树,若干石龛,丝毫没有禁地的风采。周远正在左右张望,那苍老声音再度响起。“小子,见到老夫不上前拜见,东张西望作甚。”阁楼大门也徐徐打开,一个名灰袍老者端坐于大殿之中,背对庭院。丹鼎阁长老,汪伦,人尊境。一见到那背影,周远恍惚了一下,几乎是下意识的把头垂了下去。汪伦就普普通通的坐在那,给人的感觉却好像是一座万丈高山。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厚重气息,让人有了一阵莫名的窒息之感。周远接触过不少武宗境强者,除了知道对方很强大之外,没有什么异样的感觉。而人尊只比武宗高一个境界,所以在见到汪伦之前,人尊对周远的概念只是一个境界称号。可现在见到之后,周远的感觉截然不同。武者、武师、大武师、武宗,武之。到达顶点,也终归是凡武之境。人尊、地尊、天尊,尊者临凡。即便是的人尊,也意味着真正超越了凡人,乃是强者,人尊和武宗看似差一个境界,却不亚于天堑。周远躬身垂首:“学生次到此,故而好奇,想看一看长老炼丹的丹炉。故而失态,望汪长老原谅。”汪伦呵呵一笑:“丹士炼丹,以战气为炎,方寸小鼎足以。寻常炼药师使用的那种大丹炉,你在这里是看不见的。”“噢,谢长老解惑。”周远懵懵懂懂。汪伦转过身来,面白无须,天庭饱满,与寻常老者截然不同。周远的压力也豁然一轻。汪伦打量了周远两眼,道:“你是本届新生,但发放院俸之时,似乎没有见你前来。”“这……”周远斟酌了下词句,小心回道:“丹药来之不易,所以学生是想凝聚气旋之后,再来领取。”汪伦似乎并不在意周远如何回答,随手一探,一道红芒she来。周远抬手接住,展开一看,正是一枚战元丹。悄悄扫描了下成分,周远暗自撇嘴。战元丹刺激引导战气,药效亦有强弱之分。这战元丹品质比之前觉醒战气时服用过的那一枚要好,但还是不如周远开发后的配方。周远正琢磨找什么借口“参观”其他丹药,忽听汪伦道:“此丹乃老夫所炼,你可现在服下,老夫为你护法。”闻听此言,周远是倍感纠结。他根本就没看上汪伦这个丹药,本想准备假装收下,回头用自己的。可要是拒绝,又担心会失去看其他品级丹药的机会。更何况,汪伦那个语气也不是商量,分明就是命令的口吻。要是假装服用,也不太好瞒过去。丹药本身有异常的能量波动,如果临时换药,多半会被汪伦察觉。“谢汪长老。”周远盘膝坐下,将丹药丢入口中。算了,吃就吃吧。姐姐没服用战元丹都可凝聚气旋,自己吃的这个就算差点,又能如何。周远的心理活动要是被其他人听到,一百个人怕是有九十九个都想打死他,剩下那个人还得是有同情的。有战元丹吃,有人尊境护法,还这么挑三拣四,打死都是轻的。……丹药入口之后,周远立刻调动全身战气,强行汇聚于丹田处,并努力将其聚成气旋。气旋,是将全身战气汇聚于丹田,形成不断旋转的气团。战气循环一周天,可增长一分。三百六十五周天后,战气提升一段。凝聚气旋之前,战气以全身经脉为轨迹循环,所以速度极慢。但凝聚气旋之后,战气会几乎静止。修炼功法后,才会重新启动旋转,而且只在丹田处循环。如此一来,战气修炼自然也事半功倍。不过将分散的战气聚拢可不是易事。将战气聚拢至丹田,周远没费多大劲。但很快,那些战气就有溜走的趋势。刚刚堵住一个缺口,另外一边又跑了出去。就如同想用手把一碰水揉成团,无论怎么努力,水都会散开。在这个时候,战元丹的效力开始发挥作用了。战元丹化开之后,形成一缕缕的能量流,和战气融到了一起。原本飘忽不定的战气,一下变的稳定起来。接下来,周远甚至不需要cao控,气团便渐渐开始成型。感受着周远体内的战气波动,丹鼎阁长老汪伦也微微露出笑意。作为一个丹士,每一枚炼制出的丹药都倾注着心血。看着那些丹药发挥效力,汪伦非常的享受。这也是为什么,他总是要求凝聚气旋的院生在这里吞服丹药。帮助护法什么的,只是一个借口而已。“噼啪……”突然,周远的战气发出一声轻微的爆响。周远没太在意,以为是战气聚旋的正常反应,但汪伦却脸se一变。唰,汪伦身子一晃,瞬间来到周远面前,将手掌猛的按在周远的腹部。周远吓了一跳:“汪长老?”“别说话,专心凝聚气旋。”汪伦一脸yin沉。“我问,你答。”周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茫然的看着汪伦。汪伦沉声问道:“在今天之前,你是不是已经靠战元丹凝聚过一次气旋?”“呃……”周远迟疑了下,回道:“我吃过一次。”“胡闹,难道没人告诉你吗?”汪伦大怒:“若是次靠战元丹聚气失败,第二次药力便会改变xing质,把战气冲散。也就是说,这次的聚气,你注定会失败!”“啊?!”周远一惊。随后,他也感到了战气的异动。此时战气聚拢的气旋已经初具雏形,但却显得有些躁动不安,好像孕育着什么东西。“快把战气散掉。”汪伦也察觉到了周远战气异动,忙道:“否则战气爆开时的冲击,至少能让你昏迷半个月。”闻听此言,周远一下急了。“我也没凝聚过气旋啊,我只是靠战元丹觉醒了战气。”聚气失败后,要想再次凝聚气旋,至少也要一年之后,周远等不了那么久。“什么?靠战元丹觉醒的战气?!!”汪伦脸se瞬间大变:“快,快把战气散掉,否则你会死!!”周远虽然把战元丹的配方研究了底掉,但对负作用的了解却远没有汪伦这个丹士深刻。战元丹是一种刺激xing的丹药,作用于丹田。凝聚气旋,是刺激战气。可靠其觉醒战气,刺激的就是身体。再一次服用战元丹,当药力融入战气之后,战气会产生对留有战元丹记忆的身体产生排斥感。用通俗一点的说法,现在周远体内的战气,非但不会凝聚成旋,甚至想要彻底离开周远的身体。基本等同于自爆战气。周远的战气越发躁动起来,好像一团掺杂着风暴的雷云。噼啪作响,电流环绕,好像随时都要爆开一样。“不行,来不及了。”汪伦按住周远的头顶,一股浑厚的战气涌入“为了保你这条命,只能把战气彻底散掉。”周远心中猛然升起一阵惶恐:“彻底散掉?什么意思?”“从此之后,你不能再凝练战气,做不成武者。”汪伦面带歉意:“是老夫大意,没看出你先前服用过战元丹。小子,对不住了。”“不行,你放开我!”周远更急了,奋力挣扎:“我自己有办法!”不能修炼战气,做回以前那个病秧子?哪还不如让我去死。不行,绝不可以!!对,实验室,我有实验室!周远停止挣扎,就想要意识进入实验室。平时想进实验室,只需要念头一闪。可是现在,周远却做不得。在汪伦庞大的战气冲击下,周远的意识处于半模糊状态。意识都不清醒,又如何能进入意识世界。“老猫,帮我……”周远无力抗争汪伦,只能向老猫求援。“帮个屁啊,我现在自身难保……”老猫比周远还慌张:“你的实验室有崩溃迹象,撑住啊。这里要是塌了,我们就一起完蛋了……”现在的实验室内是电光环绕,轰隆作响,老猫在笼子里上蹿下跳,满眼的恐慌。汪伦的战气一股脑的冲进周远的丹田,强行冲入那雷云风暴般的战气当中。因为怕周远的身体承受不住,汪伦也不敢注入太多战气。但人尊境的战气,哪怕一缕,也不是一个见习武者所能抗衡。在汪伦的战气冲击下,周远的战气犹如烈ri下的积雪,一点点的融化着。驱散着周远的战气,汪伦眼中也尽是惋惜。以丹药刺激觉醒战气,看似是取巧,但也要有着必死的觉悟。只可惜,发现的太晚了。否则的话,以他的毅力,未必不能自行凝气。周远的战气,越来越少,渐渐只剩下一丝。宛如残烛之火,摇摇yu熄。汪伦叹了口气,战气一鼓,卷向那的星星之火……;

朝阳治疗牛皮癣的研究院
来宾男科的专科医院
十堰专治癫痫好的医院
阳泉治性病医院
玉溪慢性宫颈炎有什么治疗办法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