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

被霸总当恋人养以后

2019-07-27 14:53:1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28【忽悠杜上线~不气, 因为我们知道那不可能!我也会说,我每天零用钱有三万块呢~】杜培看着浪的飞起的弹幕,嘴角抽了抽。+杂∽志∽虫+一局结束, 他把手机拿过来,才注意到了上面的转账消息。屏幕大咧咧的暴露在摄像头下面, 起初还有人反应不过来是怎么回事,很快就跟着排起了队。【今天也为别人的老公酸了你恰柠檬么?我分你?】“你们等一下。”杜培关了麦, 晃动着鼠标在打赏那一串里滑过,没看到前几天的土豪, 却依旧有些不安心。他给陆惊墨回了个消息。-老公?怎么突然给我转账了?-零花钱。陆惊墨瞥了眼电脑屏幕, 摄像头那块只照到了空荡荡的椅子。不用看他也知道小卷毛现在纠结的样子。-今天跟人吃饭, 听说是要给家里的小朋友发零花钱的。-我不算是小朋友了。杜培有些耳热,他顺手把钱都转了回去。虽然跟陆惊墨说的是十八岁, 但其实多少岁,他自己还是知道的。-收下吧,杜小朋友。-下次我不在的时候,可以先自己买些东西。杜培时间就想到了自己小本本上的游戏盒子还有游戏机,转念想到他做直播的钱是打到陆惊墨的卡上,又开开心心的收了下来。-谢谢老公!啾啾啾!-嗯。直播中的小卷毛又回来玩儿起了游戏, 陆惊墨却有些心不在焉,他把聊天记录又看了一遍, 目光落在了“啾啾啾”上。这是什么意思他补了一大堆东西之后, 自然知道。亲昵和喜欢。那么, 现在小卷毛要跟他一样迫不及待么?杜培有些兴奋, 他手指悬在键盘上,“我觉得这个游戏可能有魔力,刚玩儿我老公就给我打钱了。”“你们也可以试试?不过首先你们要有一个愿意给你发零花钱的老公。”“看我的直播么?不可能的,他还在外面忙的。你们就是爱瞎想。”陆惊墨垂眼翻着手里的文件,走神了半天,耳边的声音还在响着。游戏音效又换了一个,从欢快的零钱声变成了略显阴森的音乐。陆惊墨抬眼,就看到屏幕上的画面,穿着背心的女性角色正在慌乱的走着。他盯着这个画风看了好一会儿,也没想起来到底是哪里熟悉。“这个要跳过去么?”杜培想着自己刚入账的钱,颇有些飘飘然。“下面好高,我好害怕啊。”他嘴上说着,手指却灵活的动着,的控制着人物从一块石头跳到了另一块石头上。“好玩儿么?你们怎么推荐这种游戏给我,我喜欢的可是那种看起来就很甜很可爱的游戏。”【大家不要相信他!上次给他安利种田游戏,他推荐我们自己在家里种!还有农场的,他说麻辣兔头吃了!还有牛肉火锅……】杜培眯着眼睛轻笑了一下,他伸手想去摸烟,才恍然发觉自己已经许久没有动过抽烟的念头了。他拿着手边的杯子喝了一口。“那也是因为你们给我推荐的游戏都是这样的,不怎么有挑战性。”陆惊墨听着小卷毛半笑着跟人聊着天,整个人也跟着放松了下来,他盯着游戏屏幕又看了一会儿。不得不承认一个既定的事实,他好像对小卷毛的认识有点误差。那小卷毛在他面前应该是收敛起来了这幅模样,陆惊墨微不可查的叹了一声。他退了直播间,点开了江彬发过来的资料,想让小卷毛主动告诉他这些,至少也得让小卷毛安心才行。·杜培播了两三个小时,才退了出来,他动了动手指,又动着鼠标点开了游戏网站,往自己的购物车里加着。新年打折季,不少游戏都是疯狂直降,杜培觉得不买都对不起这些游戏。他做足了心理建设,晚上的时候却没收到陆惊墨的视频,甚至连微信也没有收到,只是饭盒准点的出现了。杜培连打游戏的时候,都忍不住分神了一下,虽然整个晚上下来,吃鸡的次数也不少,但是总感觉提不起劲儿一样。杜培早早的下了直播,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他又打开手机,消息列表里躺着一大堆轰炸的信息,但是都没有陆惊墨的。“出什么事情了么?”杜培垂着眉,脸上一片闷闷之意。他随手点开一个聊天框,截图发过来的博文,配的是今天下午直播剪辑之后的片段,一共不到半分钟。从他说自己零花钱开始,到转账的消息响起,后期特意放大了之后截取了图片。杜培提起来了点兴致,顺手点开微博搜了下自己的名字,才发现评论里还有人在骂他。【作秀,卖腐,这有什么好值得酸的?来回转账罢了,谁知道是不是天天都有。那么有钱为什么不捐款,不知道别人都吃不上饭么?】“酸气冲天了。”杜培轻啧了一声,丝毫不受影响的转到了自己微博首页。“谁还不是从吃不上饭的时候过来的,这么能说怎么不自己捐啊。”仔细算下来,直到他现在回来报恩才算过的好一点了。杜培说完又翻了翻自己的私信,看到几条求助私信的时候,迟疑了一下。他没直接点进捐款的链接里,而是先上网查了一下,盯着上面的结果,才叫了系统。“小一,你查查是不是真的?”[哪一个?]系统正沉浸在消消乐的世界里,闻言勉强分出了一些精力。“这三个吧。”杜培看着挑出来的私信,垂眼捏了捏桌角。三条消息里,有患重病的母亲,还有刚出生不久的弃婴和被困的狗群。[只有“长河落马”那个是真的。不过你查这个干什么?]杜培微不可查的松了口气,他压着凳子的扶手,又点开了那个私信。[你要给她捐钱么?不过她态度这么差。]系统犹豫道,差已经是委婉的形容词了。长河落马:阿杜你应该也不太缺钱吧,我现在很需要钱,做好事是会有福气的,你就跟你老公捐给我一点吧,我妈住院费只差五万块了,顺便再让你粉丝们也帮帮忙。谢谢了。卷毛阿杜杜:这个我不会发微博的,不过我刚刚给你捐了一点。杜培想了想,又继续打字。长河落马的消息已经先一步发了过来。-有钱了不起么?是我求着你给我捐款么?你们这些伪善的博主恶心死了。-如果真的是困难,可以去仁家医院,提交材料之后,会减大部分的费用,足够了。杜培按下发送,果断的把这人拖黑了。“我刚才输入了多少?”[2000。]“真是亏了,我本来只打算给20的。”杜培冷着脸丢开手机,过了一会儿仍觉得生气。“这种人真是良心喂了狗。”他一边说着,又翻起来了私信,给几个树洞的粉丝发了红包,才觉得心情平静下来。“陆惊墨也会有这么烦心的时候么?”“帮了那么多人,应该不会全部都像我一样的吧。”仁家医院就是陆惊墨合作的医院,每年都是大笔的钱砸着,免了大半的费用,救了不知道多少人。[不知道。]“这个确实不太好查,不过……”杜培想着忍不住就好奇起来。“陆惊墨为什么要捐这么多钱啊?”[可能……]系统卡了一下,才回道,[因为善有善报?]“希望吧。”杜培摇着头,陆惊墨善事是做了,不过现在好像也是一团糟。他又折腾了一会儿,还没睡着,干脆给陆惊墨拨了视频过去。“老公,你为什么……”杜培话说了个开头,看着对面的人,大脑彻底当机了。“你怎么不穿衣服?”陆惊墨看着他红扑扑的脸颊,下午看到的那些内容又在脑海里闪过,声音也低哑了几分。“刚才在洗澡。”他随手扯了浴袍系上,在桌子前面坐下,“要问我什么东西?”“我是想问……”杜培看着他头发上的水滴落,打湿了灰色的浴袍,勾勒出了身材,眼睛不自觉的闪烁了起来。“就是我一个网友……”他勉强集中注意力,把“长河落马”的事情说了一下,忍不住怨念道。“我白白浪费了两千块。”“没有。”陆惊墨想着小卷毛扣扣索索的样子,又笑了起来,“也算是救了人。”“那你有遇上过这种事情么?”杜培咬着下唇,试探的问道。从一开始做慈善到现在,陆惊墨遇上的自然是多了去,这个段位的根本不至于让他放在心上。只是他脑海里突然跳出来了点东西。陆惊墨眸光微闪,沉默了一会儿,才道。“都过去了。”“老公……”杜培嘴唇微动,看着陆惊墨垂眼的样子,心底油然而生了一种保护的责任感。毕竟不像是他一个能打十个,要是被人拦着非要陆惊墨掏钱帮他们……杜培连忙摒除了脑海里的场景,坚定道。“没关系的,我以后会都陪着你。把这些人都打跑。”适当展示柔弱的一面,更有利于感情的进步。没有这些,就制造好了。至少效果还是很明显的。陆惊墨看着小卷毛凑过来,笨拙的安慰他,心里一阵熨帖。“那明天可以见面么?”他低声问着。杜培这会儿刚从陆惊墨这里找回来自己大哥的场子,满心仗义,当即点头,“没问题的。”不就是见面安慰一下陆惊墨么?见、面?杜培呆滞了一下,他现在还能当做没听到么?仔细想想,好像跟陆惊墨遇上的两次,都有些不太合适啊。

崇左哪家医院治癫痫病效果好
晋中好的研究院治疗白癜风
上饶治疗妇科好的医院
宁夏治疗性病研究院
玉溪宫颈炎是怎么得上的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