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怒剑龙吟千两百六十三章判断失策

2020-01-25 21:57:5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怒剑龙吟 千两百六十三章 判断失策

轰隆隆!

漆黑之炎疯狂爆裂,蔓延的炎浪宣泄而下,竟然窜入到了下方的深渊之中,开始轰鸣击向深埋在炘晶山脉深处的地脉之火所在深处。

这一刻,好不容易死里逃生的尘骸王殿神色再变,望向司空巧儿焦急喝道:“快阻止他,千万不能干扰到三王殿他们!”

“晚了!”

瞬间反应过来的风韧冷冷一哼,俯身一冲,掌中再次凝聚的漆黑烈焰轰击直下,融入到还在扩散的炎浪之中,新的炙热之力弥漫,更加恐怖的毁灭之力瞬间凝聚。

而在此刻,他左眼一眨,漆黑之色褪去,取而代之的是象征着神圣的淡金,右眸的深邃色彩也是卷动一凝,纤细龙影浮现,比起以往又更加暴戾。

轰!

漆黑烈焰一爆,余下的卷动火柱晃动裂成九只,竟然全都幻化凝形为缓缓抬起的巨大龙形,漆黑的躯体顶端,凶煞的头颅之上,睁开的十八只凶光龙眼竟然一半金色,一半漆黑,交融的两股截然不同之力共鸣轰动。

霎时间,风韧的躯体身形都一同虚幻了不少,暗金色晶莹剔透的骨骼形状在体内若隐若现,还能够隐约望见一道游弋的黑龙虚影在晃动。

“黑辉王龙前辈,你的力量借我一用!”

圣品武学,九龙混沌炎!

远处,抬起的大弓再次放下,司空巧儿脸色大变,顾不得尘骸王殿的呵斥,晃身急退,这一击的波动已然不是她目前的实力所能够阻止的,若是再不撤,恐怕自己都要被卷入那毁天灭地的炙热轰鸣之中。

而尘骸王殿也自然是察觉到了这一点,短暂的调整下自身也是恢复到了六七成实力的状态,却又哪里愿意去正面当下这样的一招,也是选择了暂避锋芒。

不过很快,司空巧儿和尘骸王殿都是猛然发现,他们退后的距离明显不够,这一击实际产生的天地颤栗远超想象。

如若只是单单一桶沸水浇下,自然是热气四溢,令虚空滚烫。不过,下方倾泻之处还有一只沸腾的油锅,自然更加不可收拾。

九龙混沌炎强横无匹,而这一击攻击的目标根本不是哪一个魔族强者,而是整个炘晶山脉下方埋藏的巨大能量,蔓延在深渊之中的地脉之火!

轰!轰!轰!

连环的轰鸣爆裂震天撼地,剧烈颤抖的大地将波动传向四周方圆数百里,翻滚的炙热火柱冲突地面的束缚腾上云霄,喷发的地脉之火融汇在岩浆涌动之中,几乎将整片天际一同点燃,炙热的鲜红令苍穹沾染变色,天地之间仿若沉入火海炎狱,放眼望去,只剩耀眼猩红。

轰隆隆!

颤栗与轰鸣还在继续,这一击的波动似乎不亚于当初万葬光击阵发s将山脉抹平的天地失色,在场的人类与魔族强者共同为之神色骇然,哪里还顾得上交手,全部都是不顾一切地后退,所有的力量汇聚凝为防御,只为能够挡下自保。

过了许久,苍穹下跃腾变幻的赤光终于开始消散,焦痕纵横的大地更显苍夷之色,无数裂缝深渊好似道道伤疤蔓延,而下方深处还在闪烁的火光也是黯淡了许多,再无先前的明亮。

倒吸了一口冷气,远远望着孤影立在空中的风韧,霍晓璇的小脸都还在微微抽搐:“小风韧到底做了什么,他疯了不成,整出那样大的动静?”

俯首望着下方的大地惨状,李廷申摇头道:“不,他做的非常对,无比彻底。你只有一点没说错,风韧那家伙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疯子,竟然使用这样的方法去斩草除根。地面上都是这样的波动,那么下面的深渊之中,如果地心魔族强者真在那里进行着不为人知的秘密计划,此刻注定九死一生。”

调整着体内略显紊乱的气息,风韧长长呼出了一口气,有着暗金龙骨融合在体内,想要驾驭那股黑辉王龙的力量还是有些勉强,不过威力没得说,霸道暴戾,毁天灭地。

瞥了眼远处神色剧变的尘骸王殿与一脸惊诧的司空巧儿,他冷声一笑,掠身一窜,直接来到了二人身前,手中暗逐冥锋一颤,赤焰萦绕盘旋在剑刃之上,焚寂涅炎重现。

“这一下,我看你还有什么打算?另外,巧儿你是不是应该和我说点什么呢?”

闻言,尘骸王殿扭头一瞪司空巧儿,冷冷哼道:“果然,你们两个之前认识。”

没有理睬他,司空巧儿望着不远处那熟悉而且还有些亲切的身影,摇头一叹:“如果可以选择,我不想和大家为敌。但是封印已除,曾经的记忆重现,我生来便是地心魔族,与姐姐一同为了事先筹备而来到这个位面,注定要与哥哥你们为敌。战场相见,各为其主,你要杀我,巧儿绝无怨言。”

抬手一递,掌心中不知何时多出一颗糖果,风韧笑道:“巧儿,回来好吗?”

下意识探出了手,司空巧儿猛然一颤,又是将小手放下,使劲摇了摇头,回道:“没可能的,这一世,我注定是大家的敌人了。”

听了这些话,尘骸王殿没心没肺地笑了起来:“对,对对对!这样才像样,我地心魔族苦苦等待了三千年时间只为成就大业,又怎么可能因为你们人类的这点虚伪而放弃?第七王殿青玥,这一刻,我承认你了。”

“谁叫你废话了!”

剑眉一翘,风韧心中怒气上涌,焚寂涅炎啸动一刺。

“这里也没有你说话的份!”

同一刹那,另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风韧心中骇然一颤,剑势扭转划向身后,在那里,一股从未感受过的强横压迫气息席卷而至。

叮!

剑刃颤抖嗡鸣,一道只不过中等身材的人影凭空而现,拨指一弹却是正面震开了焚寂涅炎的锋芒。

不过转眼间,在他身后又是多出了一道身影,风韧倒是见过,第十王殿泽隆,不过此刻却无当初的猖狂模样,只是跟在前面那道身影后默不作声,显然一副下属的姿态。

此处,能够让泽隆王殿甘心做陪衬的自然只有一人。

第三王殿,厄京。

“好小子,竟然弄出了刚才那样的动静,直接攻击地脉,这一招够狠的。如若你再早些时候,恐怕本王就真的要辜负魔神大人的嘱托了。”

说到这里,厄京王殿戏虐一笑,莫名的惊喜之色跃上眉梢。

“不过刚才那一击真是恰到好处,本身卡在了一个阶段,而突然惊现的狂暴火属性之力反而是令镇魔钥匙的重铸完成了。一点的火候,竟然是你误打误撞完成的,这大概便是天命吧,苍天佑吾地心魔族!”

“什么!”

失声一叫,风韧双臂都在颤抖着,心中的震惊空前绝后。

本以为神来一笔的突然攻势,非但没有毕其功于一役,反倒是促进了地心魔族的秘密计划。

这一下,他恐怕算得上千古罪人了。

炫耀般地托起了手中一枚古铜色钥匙,厄京王殿桀桀笑道:“终于,吾族的计划能够开始下一步了。虽说刚才赔上了不少战力,但是他们的死完全值得。人类小子,现在两条路摆在你面前,要么臣服,以你的实力和刚才那一手,我可以禀告魔神大人封你为王殿。若是还想继续抵抗的话,哼,结果你自己心里明白。”

“什么,封他为王殿,这怎么可以?”

一旁,尘骸王殿大为震惊。

“败军之将,也敢多言?”

冷眼一瞥,厄京王殿很是不屑。当然,他不会质疑尘骸王殿的实力,只是不能认可他的排斥与嫉妒。

而在他身后,泽隆王殿提醒道:“三王殿大人,月斩就是折在了这小子手上。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还很可能就是这一任的宿命七皇……”

“不是可能,我就是七皇之一!”

突然间,风韧高声一喝,皱起的剑眉之下,双目中战意高昂。

“大错已经铸成,过去不可改,但是之后的发展依旧可以补救。镇魔钥匙重铸完成了又如何,你能不能带到对应的地点可不一定呢!在那之前,我还有机会去弥补,去救赎我刚才犯下的错误!”

“狂妄。同时面对吾族四名王殿,你不过逆道级状态实力,不会真以为凭借一个七皇的虚名就能够取胜吧?又或者是,还指望你那几个同伴也能够帮上了些忙呢?”

厄京王殿不屑一哼,微微眯起的眼中掠过一丝冷厉。

“似乎,情况很不对劲啊。”

望着远处风韧被围困的身影,霍晓璇低声嘀咕着,小手紧握一颤,她能够隐隐感觉到现身的厄京王殿是何等恐怖实力。

咽了一口唾沫,李廷申点头道:“这一次,我们摊上大麻烦了恐怕。”

“退路是肯定没有的了,若真的命绝于此,怎么着也不能亏了,能多拉几个垫背的也好。”姜纤尘冷冷一哼,目光扫向了再次朝着这边*近的数十名魔族强者。

持剑的手在颤抖,银月心担忧的目光落在远处的那道孤影上,心在哀泣。

明明好不容易才和他进展了那样一大步,苍天却是如此无情,再次要将离别的悲剧上演?

“主人,罂粟愿意与你同生共死……”

环视着四名围困住自己的魔族王殿,风韧却是好像成竹在胸,狡黠一笑:“一个实力没有真正觉醒,一个负伤,一个曾经的手下败将。还有你,真的有那般随意轻松便能赢我不成?若是那样,刚才何须招降?若是没猜错的话,连续倾力重铸镇魔钥匙,还有挡下并且利用刚才的波动,现在的你根本只是装出来的,实力绝非状态。若是如此,我仍有胜算。”

主动一步踏出,在他脚下一圈漆黑涟漪悄然泛起,突然瞪大的双目中龙形虚影再现,一金一暗,眉心中也是一点光彩泛起,沉睡在血脉中的远古传承之力,不久之前所接受的龙魂一脉族长馈赠,蛰伏的空前强横之力迅速苏醒。

虚无中,龙吟声暗起,磅礴气息悄然而现,疯狂汇聚卷动起的波动威严肃然,舍我其谁的霸道弥漫苍宇。

“正好,让我来亲手试一试这招的威力到底如何!”

逆天级武学,星沉龙腾!

山东省体育医院预约挂号
泰宁县中医院怎么样
甘肃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西安好点的白癜风医院
石家庄白斑医院哪家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