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怒剑龙吟 第三百章 斩敌立威

2020-02-15 17:08:5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怒剑龙吟 第三百章 斩敌立威

“阁下何人?为何要插手我等之事,竟然还一上手就是杀招,是不是太过分了些?”北庭剩余四人中为首的一人怒意弥漫地喝道,看样子随时都可能出手。

风韧冷笑道:“和你们这群不怀好意的豺狼打交道,还是先下手为强好。罗刹门已经与我达成了同盟的协议,你们也不用在白心思去巴结了。当然,也没必要就这样走了,因为你们的命,我收下了!”

北庭首领怒道:“好大的口气,只不过击杀了一名武级九重之人就如此嚣张。真当自己天下敌了吗?”

“天下敌当然不敢称,不过要对付你们几个还是足够了。一起上吧,省得麻烦,里面还等着我回去喝酒呢!”

“狂妄!看来你小子根本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那名首领将手一招,麾下两名武级九重实力之人在另外一名界级强者的带领下成三角阵型窜出,清一色的北庭直刀呼啸斩下,顷刻间便将风韧周身近乎两百七十度的方位部封锁,只余下仅能后退的狭窄之道。

“想我示弱退后?没可能。”

风韧冷笑一声,挺身立于数道凛冽刀风之下丝毫不去避让那三道渗人寒光,双手一翻掌心中红光跃腾,一对灼热的炙魂剑赫然出手。虽然当初在与韩负邪交手之时剑刃崩断,但是经过这近两个月的真气修复也恢复了七成左右的威力,抗衡眼前的对手足够了。

乒!乒!

清脆的两声兵刃崩断声几乎是同时响起,两道暴起的赤光锋利匹,纵使是百炼精钢打造的北庭直刀也法抵挡,同时扬起的狂暴剑风是凶悍,在截断直刀之后剧烈地从一左一右两名北庭武级九重实力之人身上卷过,数十道血痕骤现。

特别是二人咽喉上的那一道,几乎将整个颈脖切开了一半以上,一晃眼间便生机,而且剑势速度之令他们至死都不能瞑目,根本还不知道发生了些什么。

至于随后攻至的那名界级之人,风韧是没有出招应对,仅仅将头扭向一旁,仍凭那支寒光耀眼的直刀斩至自己肩头。

刀刃落下,距离风韧左剑仅剩后半寸不足之时赫然停下,持刀之人脸色一变。并不是受到了什么巨大的阻力,相反,这一刀可以算得上没有丝毫地阻拦直接落下的,只是即将斩中的那一瞬间,持刀者忽然觉得自己手腕之中爆发出注入直刀的力量部莫名消失,不余丝毫。

那人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究竟是什么情况,风韧的身形已然向前一撞,微微前倾的左肩几乎是从刀刃之下擦过,随后再掠过他的手臂,重重地击在了胸口之上。

趁着对方受到撞击后退之时,风韧手中之前上扬的炙魂双剑向内一划成风雷之势骤然一剪,若是击中,足以将其腰斩。

然而,那名对手毕竟是界级一重的实力,又哪里可能同样在风韧剑下走不过一招。只见他持刀之手猛然一翻,那柄亮银色北庭直刀在摊开的五指掌心中飞速转过半圈

,以倒持之势重握住往身前一插,刃上突然爆发出的一圈银虹瞬时迎上双剑,竟然震得炙魂剑嗡嗡作响,停在半空中颤抖不止,法继续剪击。

风韧眼见此招用,也不纠缠,抽身便退,双剑挥至背后之时又掠出了一股凌厉劲风,以至于对手忙于格挡,力追击。

“比起之前那三人,你的实力确实强上不少。只可惜,还是不够。”双掌一翻,风韧将炙魂剑散去,双手背在身后,似乎没有想要继续出手的打算。

那人冷哼一声,将直刀横于胸前,另一只手伸出双指缓缓从刀锋侧面拂过,刃上闪烁的寒光仿佛受到了某种刺激,变得加狂暴,跃腾不止。

“够还是不够,还是手下见真章吧。你收剑又是何意,难不成觉得不用兵刃也能够接下我的刀不成?”

声音之中,略带着几丝不屑还有被轻视的愤怒。

风韧傲然回道:“是又如何?对付你一个人,我还用不着出剑。”

“剑”字刚刚出口之时,骤然暴起的身形化为一条漆黑流光已然闯到对方身前,上扬的手掌将长袍下摆一挥,注入真气后如同刀刃般锋利的袍角边缘处仿若剑势上挑,一弧如墨漆黑硬生生从直刀刃上斩过,竟然飞溅出了数朵火花。

北庭强者对此微微一愣,对方弃剑之后竟然将身上穿着的长袍当做兵刃使用,招式可谓古怪到了极点。但是他也没有过多思考,手腕扭动令刀刃下斜而后划弧线重挑起,从风韧长袍下摆内部刺入,径直袭向他的腰眼。

“弃刀收手,!”没有出手的那名明显是首领的北庭强者突然开口提醒,神色很是紧张。

“晚了!”风韧大喝一声,长袍下摆一块瞬时自动卷起,将整支刀刃都尽数包裹,只闻得一阵乒乒声响,一向以坚硬锋利闻名大陆的北庭直刀竟然就这样断裂成了数截,数还带着丝许寒光的刀刃碎片随即从袍中坠落,洒了一地。

不过那名北庭强者却是在同伴发出警报的时候几乎是本能地条件服从照做,还算及时地将手臂抽回,并没有落得个和那柄直刀一样碎裂的下场。不过,在他的手背之上,依旧割开了一条触目惊心的血痕,深可见骨。

要是再慢一点,恐怕整只手掌都会被直接斩下。

而风韧也没有就此放过他,腾在空中的身形一横,斜里连环劈出两腿尽数印在其胸口之上,雄浑的龙象之力轻而易举破开了界级实力的护体劲力,强横的冲击透过他的胸膛涌入体内,瞬时在重创的同时将内息彻底搅乱。

一大口夹杂着内脏碎块的浓稠鲜血喷出,要不是同伴出手扶住身形,那名北庭强者恐怕要直接倒地。

这一次,风韧倒是没有继续追击,停下了进击的步伐,冷眼相看,有些不屑地说道:“现在,你觉得我的实力够不够?”

那名北庭首领横臂制止自己受伤的同伴开口反驳,而是避开了这个问题回道:“我没猜错的话,你这身长袍,恐怕本身就是一件灵宝吧?”

风韧闻言一笑道:“是又如何?能够驾驭灵宝,本身也是一种实力,不是吗?”

“对,我承认这点。你有能力得到灵宝并且如此熟练地使用,这确实也是自身实力的一种。另外,我听说差不多两个月前结束的学院争霸赛上,奖品中有一件玄阶中级灵宝,名为遮天蔽日袍。而获胜的晋轩二队中,实力强横的那人据说平时喜穿着黑色长袍,擅使双剑,名为风韧,想必就是阁下吧?”那名首领继续开口说道,有条不紊。

风韧微微一愣,随即回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反正,你也活不过今天了,知不知道这点也所谓。”

那人回道:“就冲你刚才一晃眼间的失神,我就可以判定你就是那个在赛场之上所向披靡的风韧。那么,我们之间就不一定要拼个你死我活。因为,我们有着共同的目的。”

“我和北庭之人,没有任何好谈的。你再不出手的话,那么只好我先出招了。”风韧直接回绝,垂下的右掌一晃,淡金色的剑罡幻化而出。

“等等,你且看看这是什么!”那人见状一急,猛然从储物戒指中掏出一物摆在面前,点点金光闪烁,不过仅仅是一晃眼的功夫便重收起,在场的绝大部分人都没有看清那究竟是何物。

不过风韧倒是将那物彻底看清,略微吃惊地说道:“你怎么会有此物?”

那人见风韧的杀意终于褪去了不少,微微松了口气,扶着自己受伤的同伴缓步走到对方身前很是低声地说了几句话,不过随后看到的却是映入眼帘的狡诈微笑,连忙大喝一声:“你怎么能这样不讲道义?”

只见风韧闪电般出手,往眼前双人的侧颈上各切一掌,沉闷的碰撞声骤生,两人随即软绵绵地倒下,却是又被他伸手扶住。

不明所以的兰瑾开口问道:“什么情况?”

风韧故作神秘地一笑,拖着那两人扭头便往罗刹门内部走,还不忘加上一句:“抓活的,总比杀了好,多少能够问出些情报。”

而那些罗刹门的成员自然不会阻拦这位他们根本不知底细之人带着两名敌人踏入机要之地,光凭风韧之前肯为他们出头迎战就已经足够了。像他们这些一直混在这充满着罪恶的黑石域中之人,虽然平日时为非作歹之事也没少做,但是还算恩怨分明。

回到了摆宴的房间之内,风韧看到的竟然是雀媜和穆儒尊两人在争抢着一只酒壶,而雀颖眉只是抬手捧着脸笑嘻嘻地看着这些,并没有阻止自己那位一向惹是生非的妹妹。

“我在外面和人过招玩命,你们却在这里抢酒喝,良心何在?”风韧带着调侃的语气说道,随手将提着的那两人扔出,任凭他们倒在地上。

那两人望了一眼,有些诧异地说道:“还抓了两个活口,不错嘛。”

风韧笑道:“原本的打算是将老师之人部斩杀,一为立威,也是向北庭正面宣战,彻底断了你罗刹门的后路;二为结盟,剩下的那三股实力肯定可以在短时间内就到此时,到时候想和北庭对抗却又下不了决心的自然会主动找上门来。”

“那现在呢?”

没有直接回话,风韧身形一晃跃到桌前,探出的手臂隐隐夹带着剑势从穆儒尊手中抢过了那只酒壶,在雀媜很是不甘心的眼神中一口饮尽了后三分之一的美酒,而后擦了擦嘴说道:“现在,我们至少还可以多一个盟友。”

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指着地上两人有些不可置信地问道:“你是说,他们?”

“不错。好了,齐焚,在这里监视你的人是看不见了,就别装了。”

风韧话音刚落之时,先前那名北庭强者的首领抚摩挲着自己侧颈之前被击打出缓缓站起来,同时有些怨气地喝道:“都说了是假装的,你下手那么重做什么?”

瞬时,房间中其余几人有些傻眼,一时间没能明白这究竟是什么情况,他们两个人竟然私下达成了什么协议?

如果您觉得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