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

雕镂的时光

2019-07-27 01:38:3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晚上早早的我就回房了,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脑子里面一团乱麻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门口突然的开门声让我突然惊醒,原来今晚我是和秦望一个房间。随着他的锁门声,缓缓向床边走过来的脚步声,都让我感觉心跳加速到快要爆表。我背对着他,却仍能感觉他的目光在我后背停留着,似乎能将我看穿两个窟窿。秦望轻轻喊了我两声,我紧张的没有敢回答,却感觉到身边一阵风,随即,他也上了床来。他不会是想……我想起前两次的滋味实在不够美妙,对于这事真的是恐惧的很,不禁抓紧了捏在了手里的被子。他伸手轻易的就握住我的手,感觉我有些发抖便努力地抓紧我的手,欲将我掰向朝他的那边。我用力的拉住他的手,从牙缝里蹦出绵柔柔三个字:“秦老师……”他抓着我的手松了开来,轻轻的抚摸着我的肩膀:“晚安。”闭着眼睛好一会儿才睁开眼睛,感受着这夏末的清凉舒爽,仔细的听着屋外蝉鸣鸟叫的夜晚,还有……秦望在我身边细微的呼吸声。迷迷糊糊的睡着,却又迷迷糊糊的被电话声音给吵醒。我以为是在做梦,可手机屏幕上突闪的‘楚森’两个字叫我真的完全清醒。就算是做梦,怎么会梦见他?我转过头在黑暗中看着秦望依稀熟睡的面孔,轻手轻脚的从另一侧下了床,悄悄的开门时门框“咯吱”一声,我紧张的看向秦望,秦望依旧没有什么动静。我放心的轻轻的关上了门跑去了拐角处的卫生间接电话。电话接通,那头却没有任何声响。我低低问了一声:“喂?”那头还是没有任何动静。我等了好一会儿,终于是忍不住了:“楚森,你到底想怎么样!”“你恨我吗?”良久,那头幽幽传来一句吴侬细语,声音虽是低迷,可我还是挺清楚了。我静默。恨不恨他,或许曾经恨过他,可那时我恨的更是这不饶人的命运,我恨过自己,恨过秦望白雪,可唯独没有想过要恨救了白凌的楚森。如果没有他,我会更恨自己吧。我鼻子发酸,低低的笑了出来。“为什么每个人都爱问我恨不恨?我有什么可恨的,我有什么资本可以去恨?恨你,对我来说,太了。我连恨秦望都已经做不到了,我拿什么去恨你。”他也沉默好久,久的让我以为他都已经不在电话那头了,可转瞬间低沉的声音响起:“我倒宁愿,你一辈子都恨我。”“那是因为你不知道。”我平复心情,淡淡道。“什么?”“我永远都不会告诉你。”我冷笑。“有一句话,我永远都不会告诉你。”沉默两秒,那头突然挂断了电话,只留下我一个人拿着手机呆在原地。我的话说不完,却也不再愿意说。若真是说了,势必会很伤人的吧。如果他当年没有那样对我。或许的吧。人生没办法倒头,哪来的那么多如果和或许。我回到屋子里面的动静太大还是闹醒了秦望。他睁开眼看着我,我想他已经醒了,便直接开了灯想绕过床的另一头准备上来睡觉。秦望忽然搂住我,我害怕的一惊,却听见他呢喃:“我以为你走了。”我转过身面对他,见他睡眼惺忪的模样,不禁觉得有些好笑:“白雪把门锁了,我能去哪里?”秦望努力地睁开眼保持清醒静静地看着我。在灯光的照耀下让我感觉现在秦望的表情宛若一个天真无邪的孩子。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捂住自己的脸笑笑:“看什么看,快点关灯睡觉吧,明早还有事呢。”他一只手伸手关了灯,另一只手却搂着我不放。我不习惯有人睡在我身边,更别说紧紧地搂着我了。我伸手欲推开他,他却一把抓住我的手:“白冉,我想……”我感觉不光是耳根子,脸脖子都红了,我想严厉点,声音却是涩涩的:“不要想!”他埋在我的脖子里嗤嗤笑着:“你知道我想干什么吗?”我被他呼出来的热气震得全身发麻,心一横,吃力的把手从他的手里挣开,接着手脚并用将他推走,“不论干什么都不准想!”黑暗中,我隐约能看见他的眼睛盯着我,却分不清是何种神色。我重新躺好背对着他,见他不说话,心想他是不是生气了,郁闷了好久,转过身却发现他正发出均匀的呼吸声,好像已经睡着了。我伸手想去触摸他有些消瘦的脸庞,却始终不敢触碰到他的皮肤,蜷了蜷手指。还是缩回了手,生怕把他吵醒。曾几何时,我也多么希望他每天都陪在我的身边,吃饭一起,睡觉一起,早上起床睁开眼看见的个人就是彼此,就这样相约好一起到老。</p>

河池好的妇科研究院
宁德妇科医院哪好
乌鲁木齐好的治疗白癜风专科医院
资阳整形美容好的专科医院
伊春无痛人工的流产怎么做

下一篇:明末绝地狂飙

上一篇:心尖火1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