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

地方政府主導三網融會未來走勢

2019-05-02 15:39:04来源:励志吧1次阅读

摘要:12個3融合試點城市塵埃落定,有人說這是邁出一大步,也有人說只是向前了一小步,由于缺乏實施細則,沒有了條條框框,各地的三融合業務發展模式仍存在較大變數。在經歷了廣電系和電信系關于試點方案的膠著爭取后,接力棒被交到了地方政府手里,地方三融合領導小組將扮演起教練和裁判的雙重角色,在今后的試點工作中既要指導、推進,又要糾錯、協調。由此看來,12個城市未來的三融會發展大計仍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而試點城市的公布則被看成是國務院對全國范圍內三融會相關城市和產業喊出的一句——加油!

经国务院三融会工作协调小组审议批准,肯定了批三融会试点地区(城市)名单。这标志着三融合试点工作正式启动。

这些地区(城市)是:北京市、辽宁省大连市、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上海市、江苏省南京市、浙江省杭州市、福建省厦门市、山东省青岛市、湖北省武汉市、湖南省长株潭地区、广东省深圳市和四川省绵阳市。这12个城市未来前景如何?试点效应何时显现?谁将主宰试点进程?带着诸多问题,本报采访了多位业界专家。

体制改革:“领导小组”说了算吗?

从有三融合说法开始,体制问题便一直是各路人士担心的地方,如何打破广电和电信之间的管理隔阂,是否该成立一个第三方机构,在此前被讨论多次。在6月初出台的试点方案中,明确提出要由地方政府成立“3融会工作领导小组”,目的也正在于此。然而,这个“领导小组”能发挥多大能量?目前依然不明朗。

北京邮电大学教授宋俊德对此并不十分乐观,“必定有些地方好,有些地方不好。”他以英国全面负责英国电信、电视和无线电监管的管制机构OFCOM为例解释道,“OFCOM直接向议会报告,这确保了它是一个独立的、凌驾于广电、电信等部门利益之上的机构,依照法律来平等管理。而我国国务院三融合领导小组只是国务院的一个下属组织,并没有类似OFCOM那样的法律效力,各地方政府‘小组’权利则更加有限。”

宋俊德认为,各地方政府的领导小组不外乎由各广电局(厅)、经信委、通管局等各部门联合组成,三融会开始试点后,具体问题会层出不穷,这些临时组成的协调小组能否解决,面对垂直管理的广电和电信企业,能否事事拍板定案?这都是行将面临的考验。“国外类似问题不用政府出面,他们只要用资本、股票便可以做到,但我国实际情况不同,都是国有企业,管理上比较复杂。中央应当还会有统一细则出台,目前只是摸底。”

中广信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CEO曾会明持类似观点,“涉及到部委建制的改革,少目前不会实施,中国不会出现类似美国FCC的监管机构”,他认为体制改革会率先在广电和电信内部展开,如集合文化、、出版等内容文化领域的“大文化”概念整合值得关注。

另外,独立电信分析师付亮还提醒,成立三融会领导小组这样的统一监管机构,对互联内容的多头监管如何解决就是一个难题,目前广电、工信部、文化部、商务部等至少十几个部门都对互联内容“各管一摊”,这已成为互联内容产业快速发展的一大瓶颈。

合作竞争:谁是谁的对手?

在此次公布的试点城市中,由IPTV或数字电视主导的差不多各占半壁江山,这便带来一个疑问,究竟终将是哪种模式占上风呢?

“试点城市并不一定非得是可复制模式,他们只负责提供好的经验,今后全国各地城市可因地制宜选择适合自己的方式。”CEO张彦翔认为,终出现的格局应该是,在同一座城市,既有电信主导的IPTV,又有广电主导的数字互动电视,大家提供同质化内容,这样的结果是,竞争加剧、资费下降、服务更优。

“三融合中出现的矛盾,历来都不是广电和电信之间的矛盾,而是广电能否进行自我分化。”北京邮电大学教授曾剑秋此前如是表示。也就是说,广电行业能否进行彻底的“台分离”,内容部门单独成立公司,给电信、有线络公司提供同质化的内容,由其根据市场情况在同一起跑线上竞争。如果做不到,而是在内容上对两类运营商区别对待,这样是不公平的。“上海百视通在这点上便十分成功。但在全国很多地方,做到这点还很难。”张彦翔说。

广电方面似乎也意识到了这点,消息是,继上海原文广集团拆分为上海广播电视台和东方传媒之后,6月28日,湖南广电也拆分为湖南广播电视台和芒果传媒,走上“制播分离”的试探之路。但这条路注定并不会太好走,有媒体此前泄漏,上海东方传媒挂牌至今,除董事长黎瑞刚已任命完成以外,其他人事安排仍未完成,资产如何划拨也还没有定论。

付亮认为,既然合作竞争,就应该求同存异,做到“能定规则就定,能推进就推动,由当地政府权衡,三融会业务成熟一个,推出一个,这样对广电和电信在共建同享和资源节约等方面都有好处。”就像当年小灵通发展,许多城市都受到周边辐射效应影响,试点城市也应在潜移默化中发挥这样作用。

非试点城市:IPTV堪忧?

尽管人们对3融会充满了种种憧憬,但就目前而言,IPTV这块“试金石”是能看得到成效的合作模式。在试点方案公布后,IPTV的不确定性在于——进入名单的地区可以合法发展IPTV,那末没进入名单的城市是否叫停?

对此,张彦翔认为,无论是电信IPTV,还是广电互联接入,都是三融合必然要展开的业务,只是开展时间有先后而已。因此在非试点城市,广电应当不会采取激进的封杀行动,但电信企业也不会特别高调,而是暗流涌动,低调前行。

南通市是江苏省的二级城市,非试点城市。南通电信一名相关负责人向介绍,目前南通已有10万IPTV用户,但在省公司中仍算是差的,苏锡常的用户更多。由此可见,光江苏就有许多城市的IPTV用户数超过了不少试点城市。

“目前,我们将IPTV定位成继有线电视、数字电视之后的又一家庭‘电视新看法’,非常低调,不能明着干。”该负责人还介绍,从江苏经验来看,哪个城市的广电影响力差,哪一个城市的IPTV就发展得好,如盐城就因此意外成为省内的IPTV业务明星,“关键看运营商和广电在地方上的实力和关系。”

数据显示,在中国的22个省中,全部IPTV用户中有56%只集中在三个地区:上海、江苏和广东,而这三个地区也正是中国电信业务收入的前三甲。

付亮认为,只要非试点城市的原本合作模式在当地得到认可,那末不排除有发展好的城市超过试点城市,甚至未来排到全国前5位都完全有可能。

产业链:窒息而死?破茧而出?

此次试点城市公布,绵阳的入选算是一个例外。“应该是从广电产业链的角度考虑的。”宋俊德如是认为。作为中国电视厂商长虹的生产基地,绵阳大半个城市都依赖于这个超级企业,青岛也是同样,尽管它是广电总局“模转数”的全国示范城市,数字电视发展成熟,但具有海尔、海信两大家电企业,也是不可忽视的优势。近两年来,各个彩电企业在互联电视上动作频频,而广电总局对互联电视不断变化的态度则表明,对这个产业,它不会放弃。

6月中旬,中国电子视像行业协会向几个部委上呈报告,质疑广电总局下发的《互联电视内容服务管理规范》和《互联电视集成业务管理规范》,认为“由于政策监管不合理、行业利益冲突、部门管理不清晰,已影响到了产业的健康发展和消费者的权益”。

[NextPage]

但这并不能影响广电总局对互联电视监管的决心。根据规范,电视厂商只能和中国络电视台(CNTV)、上海文广百视通、杭州华数三家获得牌照的单位进行互联电视方面的合作。尽管厂商对此并不满意,但宋俊德猜测,绵阳、青岛的入围,广电可能借此试点,促进持牌单位与厂商之间的沟通合作。

“三融合对互联电视的促进并不明显。”张彦翔并不看好试点对互联电视产业带来的利好,“如果广电总局继续加强监管的话,互联电视产业发展的道路会愈来愈窄,就像一个装在套子里的人,要么窒息而死,要末完全挣脱束缚,破茧而出。”虽然目前各厂商都在发展互联电视,但张彦翔认为,这只是表面繁华,大家都只注重互联电视的功能,而不是将其看做一项服务,“到,它就只是一个产品,而不是一条产业链。”

试点城市:有即是无,无即是有

12个三融合试点城市名单终于水落石出,一般业内人士都能猜出个十之八九,所有城市的入围理由都很充分,没有真正的冷门。更关键的是,这12个城市是有代表性的,但却并不是国内三融合发展水平的12个城市,未来三融合的明星城市未必就在这12个试点城市中产生。以下将通过对上海和广州,分别作为试点和非试点城市案例进行分析,事实上,试点城市有自己的苦衷,非试点城市也有自己的精彩。

试点城市案例分析

上海:3融合的“赚钱效应”有待考验

从试点城市风声次传出,上海便从来没有出过名单,缘由很简单,这里的IPTV发展实在太好了。尽管这种“好”还只停留在用户规模上,而并不是实际盈利。

起步落后于哈尔滨等地,但用户发展速度却堪称“光速”。从2006年底的6万用户,到2009年底突破百万,发展速度乃至超过当年的ADSL,仅用不到4年时间,上海IPTV用户数已占上海电信宽带用户数的四分之一,名不虚传的“中国IPTV城”。

上海的成功源于这座城市一向开放的心态。无论是上海文广集团,还是上海电信,双方对于新媒体的认知可谓一拍即合。拿到IPTV全国牌照的百视通,在与中国电信合作推广IPTV时,可谓不遗余力,除在上海推行业务外,在其它地区,也与当地电信捆绑进入百姓家庭,乃至被不少广电系统人士称为“叛徒”。而同为广电系的上海东方有线络,并未得到上海文广的资源优待,在需要耗费大量资金购买的版权内容方面,与IPTV相比,无任何竞争优势。

当然,上海“得意”的背后是巨大的投入。从2008年开始,为了迅速推广IPTV,上海电信连续三年推出“IPTV体验活动”,根据规则,每个月仅需开机8天,便可免费收看。相较于收费的有线互动电视,价格优势不言而喻。

持续投入之后,盈利正逐步成为困扰百视通和上海电信的困难。虽然随着用户规模扩大,点播类节目的收益逐年上升,但较之前期投入,金额仍不在一个等量级上。如何让习惯免费的用户在构成收视习惯后,逐渐成为收费用户,这也许是进入试点期后双方需要考虑的问题。

广电方面,一直在后奋起直追的是东方有线,自“有线通”开始,东方有线就从来没有放弃过在宽带领域与电信展开竞争。上海是广电下一代络NGB的试点城市,根据规划,上海将在本年度完成市区内所有模转数改造,其中50万户将采用NGB络覆盖。付亮认为,上海电信和广电两家运营商的络条件都非常好,这是在地方展开双向竞争的有力条件,而在全国更多地方,电信运营商则有能力对广电络实施带宽压抑。

非试点城市案例分析

广州:“省、市矛盾”无碍融合大局

三融合12个试点城市名单一公布,便有人惊诧地发现:广州居然落选了。早在今年年初,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加快推进三融会后,试点名单的猜测便不断出台,其中不乏广州的身影,可终究,它竟然“出局”了。“广州今年将举行亚运会,为此它在3融合上做了不少事情,输给深圳,只能说广电更期待亲近广电模式的深圳能有好的表现。”宋俊德认为。

事实上,广州的落选在此前已有蛛丝马迹。从年初媒体报道中可看出,彼时的广州信心满满,电视、试点城市等等与3融合相关的频频见诸报端。然而,从5月试点城市公布进入倒计时阶段,广州却突然悄无声息了,更有当地媒体直接预测“广州入选无望”。与深圳积极高调地宣布申请成为试点城市不同,从业内人士了解到,广州在申报阶段,并没有特别积极地去争取。

如果将这类微妙的变化与不久前南方传媒宣布放弃IPTV牌照联系起来,也许从中可见端倪。一直以来,广州作为省会城市,有线省和市之间的竞争便十分激烈,张彦翔乃至用“难以协调”来形容。直到今年6月,省公司才挂牌,但其中的整合工作依然会牵涉大量精力。

拥有IPTV全国牌照的南方传媒,在与电信合作推广IPTV方面一直不尽如人意,用户数始终没法突破瓶颈。成立省公司后,如果想迅速与市完成整合,必须放弃“电信派”的IPTV,回归到广电的数字电视上来,这一系列复杂的操作,显然很难让广州在6月18日试点城市申报截止前完成。

不过,落选批试点并不意味着完全出局。亚运会显然是广州的优势。按照此前官方“信息广州”的建设目标,广州市将以2010年亚运会为契机,到2012年,要成为会聚华南、服务全国、沟通世界的国际信息通信中心;互联普及率超过90%,光纤到户覆盖率50%以上,无线宽带人口覆盖率80%左右,率先建成无线城市,实现电信、互联和广播电视“三融合”。

事实上,广州整体实力不容小觑,一旦广东广电省整合时期顺利过渡,回归广电轨道的南方传媒一定不会放弃这个本省的试验田,“进入第二批试点城市名单并不是不可能。”张彦翔认为。

飞利浦检测报告不符消费者退机半途而废
曝姜昆受邀冯小刚春晚坚持讽刺相声路线
爱耳日公益音乐会在上海音乐厅上演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