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武魂王座 六七章 告诉你什么叫作诗

2020-01-16 19:11:1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武魂王座 六七章 告诉你什么叫作诗

诗仙李白的诗句一亮出来,顿时把所有人都惊呆了。

要知道,这个世界的文学水平是相当有限的,岳清风吟那么几句狗屁诗句就能被尊为“南山诗仙”,可见这个世界的人在诗词方面的造诣何其有限。

而唐诗宋词是中国古代文学的瑰宝,方飞扬脑子里存了不下几百首,随便丢一两句出来就足够装逼了。

而此刻四周传来如潮的赞誉声,夹杂着惊呼和感慨。

“好诗啊!简直字字珠玑,瑰丽绝伦。”

“文采斐然,气度豪迈,充满想象力。”

“天啊,和这句比起来,刚才岳清风那一句就像一坨屎啊!”

七嘴八舌的议论声一下子响了起来,而岳清风的脸色则像死了亲爹一样难看。

这还没完,就见方飞扬凌空写就的那句诗上,突然挥发出丝丝墨色,在半空中幻化出一只金翅大鹏鸟,振翅一飞穿过岳清风所画的云层,停驻在那孤峰的绝顶之上。

岳清风的这副画,原本是为自己施加高山仰止之势的,结果方飞扬这只大鹏一下子飞到了山顶,将他的气势破坏一空。

就在大鹏飞上山头后几秒钟,岳清风的墨色就开始变淡,片刻后消散一空。

“你……”岳清风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这“诗情画境”是他独创的功法,满以为乃是天下一等一的绝学,到云海仙宗来就是准备扬名立万的,没想到分分钟就给人破了。

更让他想不通的是,破境的人居然是一个看起来比自己还要年幼的少年。

刚才那句诗的文采,岳清风自愧不如,然而这么高水平的一句诗,怎么可能出自于这么年轻的少年之口?

他怎么可能有这么高的诗词才华?

蒙的,一定是蒙的!

“你敢不敢再接我一局?”岳清风不服气的说道。

“接你一百局又如何?”方飞扬冷笑道,心想老子要是把心里那些唐诗宋词都搬出来,还不当场吓傻了你。

岳清风长长的吸了一口气。略一思索,又开始作画。

这次他画的是暮色中的一片,海面上冰山林立,狂风掀起滔天巨浪。如一只狂暴的海兽在肆虐,让人看着都感觉一股压力扑面而来。

画完了这幅画,他又在旁边题了两句诗――风急狂浪涌,天海苍茫茫。

笔落诗成,旁观众人不约而同的感受到一股压抑的气息。显然他这副“诗情画境”比刚才幅还要更厉害些。

本来这句诗在这个世界而言,也算是佳作了,不过刚刚见识了方飞扬的诗之后,所有人的胃口都被掉的老高,他这句诗直接就被无视了。

所有人都看这方飞扬,希望能再听到让人眼前一亮的作品。

而方飞扬当然不会让大家失望,不假思索的提笔写到――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此句一出,四周又是一片哗然。

“绝妙啊!”

“前一句气度豪迈,这一句乐观豁达。都是不可多得的佳句啊!”

“何止是佳句?我还从没听过这么美妙的诗句呢,这简直是无与伦比的艺术品。”

“这个方飞扬简直是天才,就凭这两句诗,要是不修行,到俗世中随便也能考个状元。”

“考状元?太低估他了吧?你看看那个岳清风都好意思自称“南山诗仙”,他那破诗能比得上方飞扬一根毛吗?”

“不行了,我得赶紧把这两句诗记下来,带回去给大家欣赏。”

而与此同时,岳清风的“诗情画境”之中多了一条随风起伏的小船,在波涛中上下颠簸。任凭风浪如何的凶猛,都坚定不移的前进。

而随着小船逐渐驶向天际,“诗情画境”中的风逐渐停了,海面也平静了。就连天空也明亮起来。

岳清风的这副“怒海图”就这么被方飞扬随手破去。

一连两场失败,让岳清风非常下不来台,他被人称为“南山诗仙”,在诗画一道上向来没有对手。

然而刚才方飞扬随口吟出的两句诗,无论在文采还是意境上,都完爆他所有的作品。

这样的绝世好诗。怎么可能出自与一个十几岁的少年之口。

作弊,一定是作弊!

恼羞成怒之下,岳清风指着方飞扬说道:“刚才这两句诗,是你从哪儿剽窃来的?”

严格来说,这两句诗的确不是方飞扬写的,不过方飞扬还没回答呢,台下已经传来一片讥讽之声。

“笑话,我修道之前也曾饱读诗书,这两句诗从来就没有在任何书本上出现过。”

“就是,你出题人家破题,意境契合的如此完美,显然是当场创作出来的。”

“输不起就直说,诛天道的人这点度量都没有?”

见大家一边倒的站在自己身边,方飞扬索性摊了摊手,不说话了。

被众人指责让岳清风很没面子,不过他还是咬着牙说道:“我再出一题,如果你还能破去,我就服你。”

“别废话了,出吧。”

这次岳清风慎重了许多,背着手来回走动了片刻,这才眼睛一亮,从怀里掏出张画着一个小人的小纸片,输入一道魂力后将其抛向空中。

被风一吹,小纸人突然膨胀起来,化作一个四肢俱全的三寸小人,在半空中挣扎起来。

而岳清风毫不耽搁的一笔点了上去,随即开始挥毫创作。

只见其寥寥数笔,先在这小人身上画上了枷锁和铁链,将其牢牢的束缚住,然后在其身侧又画出牢房的铁栅栏和手握刀剑的狱卒。

而那小人显然是个犯人,被关在暗无天日的囚牢之中,无力挣扎,苦苦忍受煎熬。

画完之后,岳清风大笔一挥,就在旁边加上两排小字:“铜枷铁链缚手脚,艰难苦厄意气消。”

而当一个字写完,那铜枷铁链上突然绽放出丝丝黑气,越收越紧,而那纸片化作的小人则发出声声哀鸣,用力挣扎却始终徒劳。

看到这一幕,旁观的许多修士心中都莫名涌起一种悲哀的情绪,仿佛被束缚住手脚的人是自己,心中只觉得万念俱灰,什么理想抱负都化作泡影。

显然那纸片小人应该是某种特殊的道具,让岳清风的“诗情画境”的威力有了明显的加强。

“请吧!”岳清风一伸手,冲方飞扬邀战道。(未完待续。)

新青林业局职工医院预约挂号
平阳县萧江医院预约挂号
福州治疗牛皮癣医院
南阳哪家治疗男科医院好
湛江癫痫病治疗方法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