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

魂器修神全文阅读

2019-07-27 16:00:4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什么大事情,胡大哥你走南闯北,见识广,快给我们说说”另外一个乡村气息的中年汉子急忙问。  “要说这几件大事情,似乎都和一个凡仙小子有关”满脸大胡子说道。  李东闻听此言微微一怔,他立刻停下了脚步,迈步朝着茶馆走进去,他找了一个离着二人不远的位置坐下,点了一杯茶,正好他也口渴了。  “凡仙小子?一个凡仙能泛起多大风浪,在我们冀北玄仙也不少于千百人,胡子哥,你不是想骗俺给你出茶钱吧”那个土布衣有些不感兴趣的说。  “你别急,你听我接着跟你说,这个凡仙可不一样,他竟然一人惹得五道追杀令,还令聚宝阁一夜之间消失,你说这人厉害不厉害”满脸胡子的人继续讲道。  “胡子哥你快讲讲,他究竟是什么人?这些事情真是他做的吗”他的话立刻让布衣汉子来了兴趣。  “其中一件就是,在冀北之地,有一个凡仙以一人之力斩杀了三名玄仙,还重伤一人。被九玄打伤,逃之夭夭,下落不明。被杀玄仙的牵扯到三个练气宗门,他们联和颁布追杀令,势要擒获这个受伤遁走的凡仙。  第二件事情,蝶谷首席长老的大弟子林婉儿失踪,具灵碟通灵传讯,似乎是被一个凡仙给掳走了,加之前凡仙斩杀三名玄仙的穿梭,人们纷纷猜测这两个人同属一人,因此蝶谷也颁发出追杀令,追查此人。  第三件事情,符文宗至宝符文舟失窃,传说也是被一名凡仙盗走,因此符文宗也在追杀此人。  第四件事情,五绝门剑宗至宝剑灵失窃,据说也是被这名凡仙所盗,因此五绝门也对此人颁发了追杀令。  第五件事情,焚皇宗查出有人冒他们之名在冀北一代招摇撞骗,因此特颁发追杀令。据可靠人提供,那人也是一个凡仙”大胡子一口气数完五件事请,听得布衣汉子瞠目结舌。  第六件事情,聚宝阁收到一个凡仙送来的一件东西,当天夜里,聚宝阁一百多家店铺就被人洗劫一空,聚宝阁的伙计和仆人也一起神秘失踪。  他摇摇头道:“大胡子,你说得该不是你瞎编的吧,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强的凡仙?”。  大胡子眼睛一瞪道:“我胡说?我这可是从追杀令文上面看到的,不久我们这里也会收到”。  李东对于大胡子说的前五件事请都比较清楚,但是唯独第六件事情,却一无所知。他原本还想找到聚宝阁支取一些钱财,却没想到它竟然在一夜之间消失了。是谁令聚宝阁一夜之间消失?  他脑海中不有着浮现出聚宝阁阁主的样子,虽然他和他之前谈不上多大交情,但是毕竟他给自己准备了许多钱币花销,因此也不想他不明不白就造此厄运,更何况这件事情已经赖在他的头上,他也必须想办法将整件事情查个水落石出。  之后,大胡子和布衣之间争执,李东根本没有兴趣听下去,他就起身结账,离开了茶楼,他依然不改方向,继续朝着聚宝阁分阁走去,他想要去先探探情形。  转过了几条巷子,李东看到了聚宝阁,他此时早已面目全非,招牌也被人拆了,门面十分残破,但是却没被租赁出去。他偷偷朝着四周看了几眼,就绕过了正门,来到了后院,跳进院墙内。  他刚一走进去,就听到里面竟然有人在喝酒聊天,李东立刻小心翼翼的贴着墙角朝着里面看了一眼,发现在屋里面有七八个汉子正在喝酒。  “他们身上气势竟然如此熟悉,是魂气旋?”李东可以肯定自己直觉判断,他继续冲里面瞅着。  “你们说,头领让我们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候着,已经一个多月了,那小子连个人影都没有,我们还要在这侯多久?”。  “多久也得守着,听说这一次是分宗主亲自颁发的命令,几乎一半焚皇宗外门弟子都被调用起来捉拿那小子”。  “一个凡仙小子,至于我们焚皇宗这么大动干戈吗?”  “我听第三宗的内门弟子说,他们在聚宝阁内发现了一件稀世珍宝,这才惊动了分宗主”。  “是什么宝贝可以惊动分宗主?他可是连灵器都不会看一眼的地宝宗主啊”。  “听说哪个内门弟子透露,好像是一块魂晶”。  “魂晶?开什么玩笑,那东西我们焚皇宗要多少有多少”。  “那不是普通魂晶,而是一颗百凝魂晶,也就是将一颗普通魂晶提纯凝练一百次所得”。  “不可能,百凝魂晶,一颗普通魂晶多凝练三次就会报废,怎么可能出现百凝魂晶”。  “开始我也不信,但是那个内门弟子说,他当时故意拓印了玉简,于是他把玉简给我看,我才不得不相信那是真的”。  “百凝魂晶?怪不得连地宝宗主都心动了,看来这一次这小子插翅也难逃出我们焚皇宗布下的天罗地网了”。  “这一次一共有数十个聚点,我们这里据说是有可能捉到那小子的聚点之一,你想想要是那小子落到我们手中,那会怎样???”。  听到这一句话,一桌子壮汉都心照不宣的哈哈大笑起来...似乎他们已经预知到了自己在焚皇宗那种风光无限的时候。  可是就在这时一个人影无声无息落到了他们面前,冷笑一声道:“让我来告诉你们结果会如何”他话还未说完,手掌就已经凌空指向他们。  彭彭!连续倒地声响起,几个焚皇宗汉子竟然连嘴中菜都未来得及咽下,就已经人头落地,接着李东又反手一剑,另外几个汉子也倒在血泊中,一招两式,七人无一幸免。  “这就是我卡慕王子找焚皇宗清算的笔血债”此时他的瞳孔内一道灵光闪烁,他已经不再是李东,变成了那个卡慕王朝的王子。他心中的怨气和仇怨也变成了李东仇怨和仇恨。他擦去乌骓剑上面的血迹,迈步走出了院子,朝着城外走去。  他并未打算离开此地,他既然已经拿定主意找焚皇宗讨还血债,就绝不会退缩,他返回自己修炼的山洞,他又开始继续凝练分身,闲时就苦心钻研炼丹术。  他现在虽然缺少炼丹材料,但是他可以尝试炼化一些简单的食丹,他采集一些山林中的野果药材,来做炼丹材料,虽然没有多大的药用价值却可以让他充分感受到炼丹那种乐趣。  几日来他凝练分体,逐渐也领悟了一些练气心得,他觉着其实炼魂和练气也并非想象中那么水火不相容,很多地方,两者极为相似,无非所走修炼途径各自不相同而已,有时候他甚至会觉着这两者本来就是一起的,不知为何才被强行拆分成陌路。  尤其是他以分身转化之后的练气,几乎和他本体魂气旋一点也不排斥,甚至他们还有一些融和迹象,只是这种迹象很微弱,李东也并不怎么在意。  这些日子,李东并未继续为分身凝练身躯,他是为他提升练气境界,他不想这家伙一出去就被人给当成菜给剁了。  毕竟实力才是生存之道,他由于有对于凡仙境界感悟,因此修炼起分身来易如反掌,一切都似乎水到渠成,很快分身的境界就已经达到了剑凝期,也就是炼魂的九重天境界,离着一步跨过凡仙也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练气分为几种炼法,其中知名的就是剑修,李东分身修炼的就是剑修,这种练气方式被地玄星修士分为剑气,剑凝,剑婴,剑意,剑灵,剑魂,剑界八大功法境界,但是它同时遵循着练气境界,那就是剑气一半是指练气五重天之下,从六重天之上就被成为剑凝,凡仙境被称为剑婴,玄仙是剑意,灵仙是剑灵,地仙是剑魂,天仙是剑界。  现在乌骓剑在分身手中施展出来更胜一筹,虽然境界不足,却足以灭杀同等境界所有的对手。看到这,李东想到一个好主意,那就是让乌骓剑成为分身的本命之剑,来凝练剑婴。要是真的炼成乌骓剑婴,那么分身本体也就同样具有乌骓剑的一些特质,他的速度极有可能也可以做到延迟三秒。  要是一个人的速度可以比另外一个人早行动三秒,分身是可以和本体融和的,到时本体也就具有了这种延迟三秒的速度,那无疑是强大的杀手锏。  想到这,李东毫不犹豫抓起乌骓剑朝着分身丹田压入,开始了为他凝练剑婴,这一次,李东有些紧张,他知道凝练剑婴是有一定几率失败的,一旦失败,他就丧失了修炼剑道的机缘。  李东小心翼翼做好每一步,生怕在凝聚剑婴时发生意外,他还特意将山洞封堵,就是怕在关键的时刻被人打扰。他一口气将分身的剑气凝聚在一起,完全压入了乌骓剑内,接着它开始了蜕变,先是一点点化成虚型,又化为气态。  就在剑婴几乎就要成型时,李东耳畔传来了一群人的脚步声,他们至少有十几人,这些人修为境界大都在凡仙境界,不过还有两个玄仙五重天的。  要是平时,李东绝不会害怕他们,可是现在他不得不小心隐匿气息,生怕被他们发现自己,万一分身凝聚剑婴失败,他的这数月的努力,都将前功尽弃。  洞口外面,有人质询说:“你说的那人在哪里?”。  另外一人回道:“前几日我还见到他在此地,至于他现在在哪?我也不清楚”。  混账!接着一声清脆的耳光传入了洞穴内,李东心中祈祷着,快点离开吧。  就在这时,被打耳光的家伙忽然惊疑一声道:“之前这里有个山洞,怎么被封死了”。  听到他说这一句,李东心中咯噔一下,但是他却不敢分心,继续凝练分身。  “什么?你可记清楚了吗”先前那人显然有些不太信任他的话了。  “我,我...我肯定”他迟疑半响才道。  “好,来人给我把这里扒开”接着就是七手八脚搬石头的声音,又过了一会儿,一双乌黑的眸子从缝隙中看过来,他微微一皱眉,惊疑道:“里面有人”。  就在他说这一句话的时候,一道凌厉的剑气冲天而起,接着一道白光穿过他的咽喉,他迎头栽倒在地面。  四周的人还未反应过来,就见一个白衣青年出现在他们面前。  他素手而立,手里没有拿任何武器,但是他的身上却充满了剑意。一股股剑意就像是一把剑锋,指向他们每一个人,他的一个眼神,都令他们心寒。  “滚”李东只说一句话,那些人就仓惶逃窜,可是就在剩下那个玄仙想逃的一瞬间,他手指一点他说:“你不可以走,你们焚皇宗的人都不可以走”。  他说得无比轻松,似乎已经可以举手之间决定玄仙的生死。  那个玄仙似乎也是被逼急了,他暗忖,我好歹也是一个玄仙,难道还怕一个凡仙?他一转身,极为恶毒的眼神盯着李东说:“小子,这是你自己找死,今日我就拿了你的头颅回去领赏”。  听到玄仙的话,李东只是微微撇嘴一笑,似乎压根就没听到,他手掌轻微扬起,那个玄仙一只手臂顷刻之间就被卸掉。一股猩红的鲜血喷洒满地,他身形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玄仙无比恐惧的眼神盯着李东,他不相信世上真的有人可以快到连他的感知都失去效果的境地。他刚才根本没有看到李东出剑,自始至终他只是一抬手,但是他却分明感觉到了剑气从自己手臂穿过。  这太诡异了!玄仙把经历过的所有怪事放在一起,也不如这一次怪异,他哪里还有勇气再战,他想跑,但是就在这一瞬间,他发现一个怪异到极点的事情。他一转身,李东已经站在他准备逃跑的路径之上。  他就像是幽灵一般出现,毫无征兆。他的速度和刚才剑一样的诡异,他此时彻底的绝望了,他瞳孔内闪烁出从未有过的懊悔,他不改贪图那点奖赏,竟然跑到这里和这个杀星朝面。他抛弃玄仙的尊严,终于在李东面前跪下了,他颤抖着双手说:“我愿以我所有一切保一条命,希望上仙手下留情”。  李东低头瞅了他一眼,微微点头道:“可以,不过你还要帮我给焚皇宗带个信回去,你就说,我会找他们讨回卡慕王朝那笔血债”。  玄仙闻言如火大赦,他急忙将身上的东西一起掏出来丢在地上,然后仓惶离开了山谷。  李东一招手将那些东西收起,然后身形一晃,张嘴喷出一口鲜血。他长吁一口气道:“剑婴终还是失败了,不过好在凡仙境界已经稳固,分身又吸收了难道剑意,他已经和自己的境界差不多了,现在和他融和之后,自己的境界也不知不觉又提升了两重天”。  他一招手,那把乌骓剑化成的剑婴浮现在掌心,它此时虽然已经化形,但是却留下了一道裂痕,从剑体左侧一只到血槽附近,这一道裂痕,李东不知道还能不能修复,要是真的无法修复,那么他的这一具分身就等同于废掉了。  经过刚才试验和分身融和,他果然获得了延迟三秒的速度,只是在使用速度时,他的飞剑就无法使用延迟,二者只能同时使用一种。  不过融和也给李东带来不小的好处,除了境界提升之外,他驾驭乌骓剑也变得轻松起来,他现在可以无障碍使用乌骓剑几十次,也不会发生之前的力竭状态。现在他才终于明白,之前为何自己以魂气旋发射乌骓剑会力竭,原来是自己无法领悟剑道所致。  他重新盘膝坐下,一直将因为剑婴破碎造成的伤势修复,他才重新站起来,他又拿出刚才玄仙临走前丢下的储物戒指,打开了看了一眼。  “好家伙”李东只看了一眼就呆住了,他没想到就这么一个小小的玄仙收藏竟然如此丰富,他平时究竟接着焚皇宗的名头敲诈了多少人,才有这样一个收藏宝库。  里面东西十分繁杂,李东至少要理顺几日才可能整理出来,他目光并不在这一枚戒指上面而是另外一枚翠绿色的,他里面竟然都是炼丹材料,虽然没有灵阶的,但是玄阶却有许多,还有一些比较罕见的药材,这让李东如获至宝。  李东拿着这枚储物戒指,又重新封堵了洞口,从这个山谷中走出来,既然这里已经被人发现,他只能另外寻找一处新的安身之处。  好在这片山谷人迹罕至,他不用费事又在一处群山中发现了一座不错的山洞,他只是粗略整理了一番,就开始了炼丹术的修炼。  他在山洞中支起之前那个玄阶六品的炼丹炉,又将所有的炼丹材料拿出来,一点点的尝试配比,然后放进丹炉炼丹,炼丹之火,对于李东就比较简单了,他对于火焰的掌控可以算的上在这颗地玄星上面无人可及。  

鞍山专治癫痫研究院哪家好
葫芦岛白癜风哪家专科医院好
莆田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
宣城白癜风QQ群
大连女的不孕不育检查项目

下一篇:怎么说爱你

上一篇:杨慧宁刘招娣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